明眸皓齿,原来是这样“修”来的!

  人们常以“明眸皓齿”来形容女人容貌之美丽。现代研究表明:牙齿是面部仅次于眼睛的第二视觉审美中心,然而生活中要保有一口美丽的牙齿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口腔修复”的介入,帮助牙齿“各就各位”。

  谈起口腔修复科,大多数人会问:“修复科是不是就是补补牙?”作为惠州口腔医院(以下简称“惠口”)最早建立的科室之一,修复科与医院同生共长近30年,可不只是补补牙这么简单。多年来,惠口修复科以精湛的技艺、特色的服务,获得广泛好评。

  

  惠州口腔医院修复科主任韦丽萍(左)在诊疗中。摄影/汤渝杭

  图片

  因人而异修牙为美丽加分

  一口整齐洁白的牙齿,可以为美丽加分、自信加持。目前修复科常用美白技术包括牙齿漂白、贴面及全冠修复。

  牙齿漂白是一种简单、快捷的美白牙齿方法,对烟、茶、咖啡等各种着色及先天牙色偏黄者、氟斑牙有较好的美白效果,对中轻度以下四环素牙也有不同程度的改善。这种方法是在短时间内,将少量可控制的氧化剂(如过氧化氢、过氧化脲)置于变色的牙冠进行漂白。惠口修复科的美白项目包括诊间冷光漂白和家用漂白,在正规的医疗机构内进行牙齿漂白对牙齿、牙龈是没有损伤的,这种无创治疗是目前治疗单纯牙齿变色的首选方案。

  而对于一些着色较深、牙髓坏死后牙齿严重变色的牙齿,或者是轻微变色但是伴随着牙齿部分缺损的情况,就比较适合使用“贴面”来遮盖,达到美白的效果。惠口的贴面技术能做到尽量不磨牙、少磨牙,可控制在仅打磨0.2毫米的厚度,做到微创贴面。

  “对于某些严重变色、严重缺损的牙齿我们建议选择全瓷冠将整个牙齿全部遮盖、保护起来。”惠州口腔医院修复科主任韦丽萍表示,长期维护和随访也很重要,建议每半年到一年定期复查,有问题及时处理。

  

  惠州口腔医院修复科主任韦丽萍。摄影/汤渝杭 

  运用数字技术实现无缝操作

  30岁的小娟(化名)此前曾做过前牙的烤瓷牙,近来因牙龈红肿出血以及难以忍受的口腔异味,经朋友推荐来到惠口修复科寻求帮助。面对愁眉不展的小娟,修复团队决定为她补救修复:先拆掉原有的烤瓷牙,将牙周炎治好,然后再根据口腔情况和审美需求,为她重新做一副刺激性比较小、较为美观的全瓷牙。

  经过“量身定做”,一副与口唇、牙合、面形相协调且密合性、完整性都很好的全瓷牙在小娟口里“重生”了,爱美的小娟连说自己再也不用“笑不露齿”了。

  全瓷冠,就是给牙齿戴个“帽子”。“冠的边缘密合性非常重要,否则患者会因为清洁不到位而引发牙周病,出现牙颈部发黑、龈缘充血出血、疼痛,甚至引起龋坏。”韦丽萍介绍道,瓷牙的好坏取决于选用材料、医生审美和技术、加工工艺三方面,这也符合“圆桶短板理论”。所以患者考虑瓷牙修复时尽量选择好的医生、材料,这样即使采用同一个加工厂制作出来的全瓷牙,精度也会大大提高。

  运用数字化技术,惠口修复科团队可全方位获取到患者完整的口腔内部信息,并完成精准化无缝取模,然后技师再根据模型进行牙冠制作。在这过程中,医生的规范化操作与技师的制牙操作完美融合。

  

  惠州口腔医院修复科导诊大厅。摄影/张斐 

  吸附性义齿为老人再造好牙

  随着我国经济水平的发展和医疗卫生条件的提高,人均寿命不断延长,老年人中无牙颌患者比重有所增加。对于这些老年人,全口义齿是恢复咀嚼功能与美观形象的“神助攻”。

  “修复科的患者中有不少是高龄老人。”韦丽萍回忆说,曾有一名耄耋老人不仅牙齿全部脱落,且牙龈严重萎缩,修复难度大,科室团队根据老人自身牙槽骨条件,利用精细的取模技术进行“还原”,为其量身定制了吸附性义齿。

  吸附性义齿,堪称全口假牙的“进阶版”,是由专业的口腔修复科医生,通过特殊的印模技术,更加准确地获得患者口腔黏膜模型,使得制作出来的假牙更加适合每个牙齿缺失的患者。

  

  惠州口腔医院修复科医护团队。摄影/周楠

  韦丽萍介绍,全口义齿是活动义齿中制作难度最大的一种,操作过程相当复杂,对医生的要求很高,惠口修复科具有专业制作全口吸附性义齿的医生和技师团队,能够为全口无牙患者提供兼顾美观和功能的全口吸附性义齿。

  丨免责声明丨

  文字:李春凤;通讯员:张斐

  推广内容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若涉及侵权,请联系本平台删除

  

编辑:海晏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