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罗浮山规划出台 “三生”融合产业经济圈蓝图绘就

罗浮山吸引大量游人前往游玩。(资料图片) 惠州日报记者王建桥 摄

  “到2023年,产业重点项目初步建成,产业规模突破350亿元;到2025年,成为博罗乃至惠州生命健康产业发展的中坚力量,产业规模突破700亿元……”在博罗县日前印发的《环罗浮山“三生”融合产业经济圈发展规划(2020~2030年)》(以下简称“《发展规划》”)中,环罗浮山“三生”融合产业经济圈的未来发展蓝图勾勒得非常清晰。

  去年,“高质量发展县区行·问策博罗”活动中,调研采访组曾指出,博罗县生命健康产业仍在起步阶段,产业规模偏小。环罗浮山“三生”融合产业经济圈的提出,无疑是该县突破生命健康产业发展瓶颈的“破题力作”。

  近年来,博罗县GDP在600亿元左右。按照环罗浮山“三生”融合产业经济圈的产业规划,其不仅能成为博罗新的经济增长极,更将做大博罗的经济总量,为全域高质量发展打牢基础。

  如何将这个“圈”越划越大,圈得出彩?博罗县委十三届九次全会提出,以建设环罗浮山“三生”融合产业经济圈为主动力轴,充分发挥优势,集中资源,广泛吸引项目,全力打造“三生”产业精品标杆,把最亮的东西点亮,把产业、资金、游客等统统吸过来、留下来。

  底气在哪里

  具备发展“三生”产业 自然人文区位等优势

  新冠肺炎疫情无疑让人们对生命健康有了更深的认识。市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实施“健康惠州”行动,编制出台健康产业发展规划,全力建设全省中医事业创新示范城,推动生命、生态、生活“三生”融合,打造“医、药、养、游”一体化覆盖、各业态耦合共生的高端健康产业集群。

  今年4月召开的全市卫生健康会议也指出,惠州有基础也有条件大力发展生命健康产业,以市场化为导向,因势利导推动产业发展。博罗地处粤港澳大湾区核心区域,区位交通优势明显,资源禀赋得天独厚,健康养生文化源远流长,具备发展“三生”产业的天然优势。

  说起博罗在发展生命健康产业方面的基础和条件,博罗县委十三届九次全会有详细阐述:罗浮山及周边长宁、湖镇、福田、横河、龙华等五镇中医药文化底蕴深厚,自然生态环境良好,拥有罗浮山和中医科学大会等品牌。

  得天独厚的资源禀赋,是博罗发展“三生”产业的强大资源支撑。众所周知,博罗气候宜人,水资源丰富,汇集溪、河、湖、瀑、泉、林、田园、水库等多样景观,罗浮山负氧离子含量位居全省首位,有“天然生态氧吧”之称。

  道教文化与中医药文化也在博罗交相辉映。罗浮山作为“中国道教圣地”,其道教文化有2000多年的历史,岭南道教始祖葛洪所著《抱朴子》《肘后备急方》等名作,对后世影响巨大。屠呦呦更受《肘后备急方》启发,成功提取青蒿素并获诺贝尔奖。

  在区位方面,博罗县东连惠州市区,西接广州,北靠河源,与东莞一江之隔,是港、澳及珠三角发达地区产业、资金流、信息流扩散及转移的首选腹地。大湾区庞大的人口基数和强大的消费能力,可为博罗县发展“三生”产业提供广阔市场。交通配套方面,则有“三横四纵”高快速路网、“二高一低”铁路网,可快速直达周边大型机场,此外还在建设3座高铁站。

  可以说,自然、人文、区位等优势,以及当前生命健康产业兴起这个风口,都为博罗做大做强“三生”产业提供了有利条件。

  存在哪些不足

  资源开发层次较浅

  相关产业联系不强

  尽管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可如果要问,当前的博罗在“三生”产业方面有哪些突出的项目和亮点?出现在人们脑海里的也许是有一座山——罗浮山、一间矿泉水厂——百岁山、一瓶油——罗浮山百草油。除此之外,已无更多亮点让人脱口而出。更重要的是,这些项目、亮点之间,没有很强的产业联系。

  博罗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林志华指出,广东有100多个县(区),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独特的生态资源、旅游资源,但并不是都有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和国家5A级旅游景区,“罗浮山是国家5A级旅游景区、“岭南第一山”,在生态、旅游、文化、康养、医药、美食等方面的资源极其丰富。以此为支点和龙头,也具备了形成生命健康产业链的客观条件。可遗憾的是,它长期以来的开发都相对粗浅,资源优势并没有直接转化为经济优势。”

  去年“高质量发展县区行·问策博罗”活动中,调研采访组就指出,作为龙头景区的罗浮山,过于依赖“门票经济”,存在深度开发不够、资源整合不够、关注度不够、影响力小等问题。

  客观地说,当前博罗在生命健康产业发展方面的粗浅、零散体现在:企业方面,尽管有罗浮山国药、新峰药业、景田百岁山等知名企业,可经济堆头都不算大;旅游方面,到罗浮问道、休闲、养生的游客不少,一些以帐篷、美食、摘果、拓展为主题的活动也在广泛开展,但总体来看,它们之间分布零散、联系不强。业界专家指出,在生命健康产业发展中,如果不对相关资源加以深入提炼、挖掘、推广,对相关产业进行升级,使其精细化、链条化,就无法形成强大的规模效应、品牌效应。

  《发展规划》在分析短板中还指出,资源开发层次较浅,罗浮山百草油、罗浮山甜茶、柏塘山茶等资源开发不足,缺乏衍生产品;环罗浮山地区历史文化底蕴深厚,但资源创新性、创意开发不足。以当前的发展现状,不仅游客是零星分散的,在生命健康产业方面的投资、项目,也很难被率先吸引到博罗。

  如何做大做强

  布局“一核两翼,三区协同”

  根据《发展规划》,博罗提出力争在3到10年内,逐步使环罗浮山“三生”融合产业经济圈产业规模逐步达到350亿元、700亿元、1600亿元。要实现这个目标,关键在科学规划,提升格局。

  “格局提升了,堆头做大了,影响力自然形成正比效应,整个产业经济圈也将越做越大。”博罗县发改局局长陈惠军介绍,环罗浮山“三生”融合产业经济圈规划范围为“一区五镇”。为优化产业空间布局,经济圈将构建“一核两翼,三区协同”,形成一二三产融合发展的产业格局。

  “一核”是指罗浮山生态保护核心。在加强保护和完善设施基础上,大力发展生态休闲旅游业,丰富景区游览项目与节事营销活动,开展科普教育、研学旅游活动,优化游览体验,提升罗浮山景区知名度与影响力。

  “两翼”,则是以生命健康城市发展带作为西翼,绿色生态旅游发展带作为东翼。西翼以福田、长宁、龙华为主要发展区域,承载“三生”产业的生命与生活功能,重点发展现代医药制造业、健康产品制造业、高端医疗服务业,打造宜居宜业宜游的罗浮生命健康新城;东翼以横河镇、湖镇镇为主要发展区域,重点发展生态休闲旅游业与新型创意农业,打造面向大湾区高端客群的生态度假胜地。

  “三区协同”,则是协同打造健康制造引领区、健康服务集聚区、心灵度假体验区。健康制造引领区以福田镇罗浮山现代医药产业园为核心,大力发展中药、生物药、中医诊疗设备等现代医药与健康产品制造业,打造博罗乃至惠州健康制造业新引擎。健康服务集聚区以长宁镇平安罗浮山中医康养产业园为龙头,大力发展中医诊疗、中医养生等岭南特色中医服务。心灵度假体验区以横河镇民宿集群为核心,大力发展精品民宿、亲子活动、农耕与采摘体验等休闲度假项目。

  除了罗浮山外,其余周边乡镇将根据自身实际,积极对接谋划新一轮高质量发展,让这个“圈”越滚越大。

  在福田镇增开南门,是近期罗浮山景区的一项重点工作。福田镇党委书记谭文福告诉记者,福田正大力推进罗浮山南门和连接罗浮山西部的旅游大道建设工作,将坳岭、徐田、山下等区域纳入南门规划区。同时,谋划将山下、徐田古村落等历史人文项目和石坑水库、博森旅游、联和水库、道姑田村等观光资源串珠成链,形成精品文化旅游线路。此外,加快启动福田现代医药产业园前期各项规划建设工作,加大力度引进国内外知名医药制造业,培育壮大现代医药制造产业。

  为做好生命健康产业这篇文章,长宁镇正利用自身优势,抢占先机,努力开创全镇经济社会转型升级、追赶超越的新局面。长宁镇党委副书记、镇长赖高峰说,长宁镇将以平安罗浮山中医康养产业园、中韩(惠州)产业园博罗县罗浮新区康养国际合作园等项目为带动,形成以“重点项目为支柱,各村特色为吸引的发展模式”,建设国内一流康养小镇。

  横河是博罗的“零工业”镇,是一片“净土”。就如何打造经济圈的心灵度假体验区,横河镇党委书记陈伟表示,横河将继续推进罗浮山国学院、奥伦达部落、梁山聚旅游度假村等现有经济项目落地、运营;通过建设民宿特色镇、打造乡愁旅游、完善慢生活基础设施等推进慢生活休闲小镇建设。计划依托景田百岁山矿泉水厂打造水文化体验中心,以及客家饮食文化和养生膳食体验中心等。推动X223线横河至罗浮山段改造,从双向2车道拓宽至双向4车道并结合绿道一起建设,打通制约横河发展最关键的瓶颈,与罗浮山协同发展。

  龙华镇自然资源与人文历史得天独厚,该镇党委书记刘才庆说,该镇将大力发挥拥有旭日古村、陈孝女祠等历史文化古迹,以及罗浮山荔枝公园、粮桥水库等稀缺自然资源等优势,做好发展环罗浮山“三生”融合产业经济圈这篇大文章。

  “‘三生’经济对我们来说,是新的机遇和挑战。”湖镇镇党委书记陈灿林说,今年,该镇将做好大力推进农业生产转型、发展康养文旅产业、实现人居环境效益化等文章,让健康产业真正融入到农业产业中。谋划新型旅游业态,以吸引更多社会资金投入农村民宿、农村养老、农村康养等项目,助推湖镇康养旅游全面发展。

  蓝图已绘就,如今博罗正在奋力实干,让环罗浮山“三生”融合产业经济圈引领新一轮发展。

  相关链接

  以“罗浮山+”做好“三生”产业文章

  作为岭南第一名山、国家5A级景区,拥有众多宝贵资源的罗浮山,无疑将在发挥品牌效应、产业串联作用等方面具有重要作用,以“罗浮山+”推动“三生”经济产业发展势在必行。

  罗浮山“门票经济”的“顽疾”如何破除?其他地方的“名山经济”,似乎可为环罗浮山“三生”融合产业经济圈的发展提供借鉴。据福建媒体报道,近年来,福建武夷山景区通过推广“一元经济”、“一元门票”,成功突破“门票经济”的瓶颈,并有效盘活周边的吃、住、行、游、购、娱等涉旅六要素行业,带旺涉旅全产业链。几年下来,通过加快旅游产品结构的调整,促进餐饮、购物、住宿等二次三次消费,门票收入下降了,过夜游客比例显著增多,旅游收入有了大幅提升。

  罗浮山要做大做强,并不是说也要完全照搬降票价、免门票的做法,但加大推广力度、加快建设文旅产业链六要素等思路,无疑值得借鉴。罗浮山景区党委副书记、管委会常务副主任郭瑞民说,结合“问策博罗”“八问八策”中提出的问题,景区积极抓整改、谋发展,当前,正加快完善景区配套设施、积极拓宽旅游途径、推动发展休闲旅游业、创新旅游新方式。其中,在拓宽旅游途径方面,重点将加大研学游和科普教育游,做大研学游蛋糕;在推进旅游方式创新方面,发展“旅游+”,结合开展体育、美食、艺术、康养、表演活动,以活动聚人气、增影响。

  7月10日,罗浮山推出重磅消息:大型实景演出《罗浮盛典》战略合作协议签订。《罗浮盛典》将以“道教文化,中医养生”为主题,再现葛洪和罗浮山的旷世奇缘,将成为罗浮山的新IP。这一系列探索和尝试,将为罗浮山的未来发展撑起一片天,让环罗浮山“三生”融合产业经济圈的这一核心更有魅力和发展张力。

  “三生”产业

     与生态、生命、生活高度相关的产业

  环罗浮山“三生” 融合产业经济圈

  规划范围一区五镇: 罗浮山景区 长宁镇、湖镇镇、福田镇、横河镇、龙华镇

  “一核两翼,三区协同”

  一核:罗浮山生态保护核心

  两翼:以生命健康城市发展带作为西翼

  以绿色生态旅游发展带作为东翼

  三区协同:

  协同打造健康制造引领区

  健康服务集聚区

  心灵度假体验区

  智库观察

  惠州城市职业学院督导、副教授梁乃锋:

  延伸产业链做好区域分工

  博罗是惠州生命健康产业发展的主战场,但目前博罗生命健康产业的基础还比较薄弱。做大做强生命健康产业,既要从宏观层面做好产业发展的整体规划和布局,又要从微观层面处理好产业发展的内部结构问题。《发展规划》的出台,在宏观规划上给出了很好的答案。

  博罗如何下好这一步棋?还需不断抓落实——延伸生命健康产业链:充分利用当前我市“丰”字交通、“3+7”千亿级产业园等重大建设项目契机,以全产业链的视角谋划和推动生命健康产业发展,以中医药产业为基础,促进中医药产业与医疗、健康、旅游、文化、食品等相关行业的深度融合,打造“药、食、医、养、游”的全产业链条。做好区域协调和分工:以市场化为基础,强化政策引导,科学做好区域内部分工,搭建生命健康产业的信息服务平台,既要重视规模化,又要避免盲目扎堆和恶性竞争,与周边地区形成差异化。

  统筹 惠州日报记者袁畅 刘炜炜

  文字 惠州日报记者李燕文 刘炜炜 朱丽婷 贺小山

编辑:朱冰
分享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