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城办了207个老年人协会 老人们休闲有了好去处

[报料热线] 2239110/18898898855

  文昌社区老年协会乐队队员正在排练。 本报记者方莲花 摄

  老有所为,老有所乐,这是所有老年人向往的生活。现实生活中,老人想实现理想的退休生活往往不易。年轻人实现自我价值,大多靠公司、单位等机构或组织平台,老人的平台又在哪里?日前,《惠州日报》记者采访了解到,我市不少社区、村都十分重视丰富老年生活,成立老年协会,给老人们提供活动和发挥余热的平台。这些老年协会给老人生活带来了怎样的变化?

  现场

  琴棋书画吹拉弹唱自娱自乐

  近日,上午8时一过,钟月强就来到市区江北江畔花园小区一处活动室,拿起工具修理起了凳子。“等下乐队的伙伴们就要来排练了,凳子的螺丝松了,我要拧一拧。”66岁的钟月强是市区江北文昌社区老年协会负责人。

  正当他忙活着时,几位背着乐器的老人从容地走了进来,每个人脸上的笑容都如春风拂面。上午9时,大伙都到齐了,正式开始排练。78岁的谌澄光是乐队的二胡手,当天负责指挥乐队的排练。“我们先来一首《喜洋洋》。”谌澄光话音落下,欢快的音乐在活动室里响起,老人们沉浸其中,一脸认真、淡定、从容、满足。“每周四上午9点排练到11点。有时候还会在小区或社区演出。”钟月强说。

  乐队只是文昌社区老年协会的其中一支队伍。这个协会非常热闹,会员有70多人,除了乐队,还有跳舞队、歌唱队和书法组。“这些队伍的活动都有自己的时间。”除了自娱自乐,协会的老人们还常常参加社会公益活动。之前在创建全国文明城市、禁毒宣传等各类活动中,他们还出了墙报,编写快板《美丽的惠州是我家》。

  惠城区水口街道下源村老年协会同样热闹,炎热的天气也没能挡住老人们到协会活动中心聚会玩乐的脚步。活动中心里座无虚席,打牌、聊天、唱歌、下象棋……热热闹闹的,老人们一脸怡然自得。“这位阿婆102岁了,她的儿子或者孙子几乎天天送她来。”一位老人指着一位老伙伴说道。阿婆叫林秀梅,虽然有点儿耳背,但是眼神很不错。“来这里很好玩,很开心!”林阿婆说。

  横沥镇老年协会老人向年轻人传授麒麟技艺。 本报记者魏云鹤 摄

  变化

  定居城里的老人也被吸引回村

  参加老年协会后,老人们不仅活动丰富,还交到了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在这个集体当中,体会到了朋友的温暖。”钟月强说,要是有哪位老人生病或不舒服了,其他伙伴总是会打电话问候或探望。

  下源村老年协会会长严学忠介绍,现在下源村60岁以上的老人有550多人,95岁以上的有15位,100岁以上的有3位。“协会活动中心很热闹,从早到晚都有人来这里玩。”严学忠笑呵呵地说,自从2009年村里成立了老年协会,村里老人的状态就改变了。“有地方玩了,也有伴玩了。”严学忠是原下源小学校长,2000年退休。以前退休生活很单调,没有什么活动。自从有了老年协会后,严学忠成了会长。热心的他常为协会筹集经费、组织活动。每逢节日,老年协会都举办茶话会,大家一起唱歌跳舞唠家常。

  村里老人的欢乐生活,把在城里定居的老人也吸引回来了。钟阿娣最近搬回村里住,常常到活动中心和老姐妹们聚会,为的就是有伴的热闹。

  有了精神寄托,丰富了退休生活

  谌澄光是江西农大退休教授,随女儿来到惠州定居。通过朋友介绍,他得知这里的老年协会有一支乐队,成员都是退休老人,于是他也加入进来。“没有想到来这里后,我就喜欢上了。”从那以后,他就像找到了第二个家一样,乐队排练及各类活动都风雨无阻参加。

  “参加活动,就不会一个人闲在家里,孤独地想过去的事情。”谌澄光说,儿女都有自己的事业,不可能时时刻刻陪着自己。如果老人总宅在家里,肯定对身体心理都不好。“有了老年协会这样的平台,老年人也能交到朋友,心情愉快,身体也健康。”谌澄光和协会的伙伴们经常外出做文化志愿者,现在总感觉时间不够用,“我们虽然退休了,但是还能发挥余热,奉献社会,挺好!”

 

水口街道老年协会老人练习书法。 本报记者魏云鹤 摄

  鼓励

  达标老年协会可获3500元扶持经费

  2015年,全国老龄办下发《全国老龄办、民政部关于进一步加强城乡社区老年协会建设的通知》。但其实,惠城区老龄办早在2014年就已出台了《惠城区基层老年协会规范化建设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通过成立老年协会,为老人搭建活动平台,提供活动场地,让老人老有所为、老有所乐。据了解,至今惠城区已在社区、村建立了207个老年协会,覆盖率为100%,在全省率先实现全覆盖。

  据了解,老年协会除了宣传《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及时调解老年人遇到的赡养等各类家庭纠纷,有效维护老年人合法权益外,还会组织开展为老服务和老年互助活动,如为老年人提供家政、照料、护理、信息咨询、心理疏导等服务;参与村(居)社区建设、社区服务等,在调解邻里纠纷和家庭矛盾、维护社会治安等方面发挥积极作用;此外,协助当地政府及村(居)协调解决重点、热点和难点问题。

  老年协会活动开展得丰富多彩,除了上文提到的文昌社区老年协会、下源村老年协会外,还有不少协会十分关注青少年成长,如横沥镇老年协会向年轻人传授麒麟技艺,水口街道老年协会义务教孩子们写书法等。“一些老年协会按照《办法》按计划组织实施活动,起到了示范带头作用,深得老年朋友的喜爱,如桥东街道长湖苑、江北街道文昌、水口街道下源等村、居老年协会。”惠城区老龄办负责人说。

  为了不让老年协会的工作浮于表面,惠城区老龄办每年对基层老年协会进行达标验收授牌,促进协会建设规范化。2016年,惠城区老年协会达标数为104个,每个达标协会每年可获得3500元经费扶持。据了解,达标的基本要求是要达到“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自我保护”;“有牌子、有领导班子、有会员、有章程、有制度、有经费、有活动场所、有活动内容”。同时,还要达到5个规范:软件资料规范、章程规范、管理制度规范、场所建设规范和活动组织规范。

  各方声音

  社会将愈加重视老年人社会需求

  惠州学院社会学教师张家全:

  现在已步入老龄社会,从社会学范畴来说,老人们也有自己社会化诉求,需要与人交往,拥有社会化生活。同时,现在很多老人退休比较早,身体状况好,参与社会活动的诉求会更强烈。如果退休后宅在家,对他们的身心会产生不良影响。

  有了老年协会这类老年人活动组织,给老人建立了社会交往平台。老人通过平台,既能达到自己的社会化诉求,也能参加感兴趣的活动,丰富了精神世界。经济在不断发展,社会也越来越文明,以后老人寿命越来越长,诉求也会越多越多,社会会越来越重视老年人的社会需求。老年人活动平台应该多加建设,政府部门应该要多支持。

  常参加活动可重拾成就感

  市第一人民医院睡眠心理科副主任医师叶百维:

  近年来,来看心理门诊的老人越来越多,尤其是子女在外面做工的留守老人、独居老人,容易出现焦虑、抑郁等症状。一些老人退休之后会自卑,觉得自己没有用了,不愿走出家门。这样容易导致心理不健康,人也老得快,容易生病,甚至可能引发精神类疾病。面对这类老人,在治疗时往往建议他们要多外出散步,参加活动,在社区找事做,哪怕没有报酬。

  老人需要老人活动组织或平台,有地方聊天、打牌、下棋。现在村或社区有老年协会相当好,老人通过平台参加活动,找到自己的兴趣,能够重新找回成就感、价值感,在心理上达到满足感。

  本组文字 本报记者方莲花 通讯员刘旭香 张金灿

分享到:
上一篇:
编辑:晓晓
分享到:
  • 今日惠州网微信
  • 惠州发布微信
  • 惠州文明网微信

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与今日惠州网无关。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