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航班上乘客晕厥 惠州医生万米高空成功救人

施救现场。 (图片由南航空乘人员提供)

施救现场。 (图片由南航空乘人员提供)

  5月16日上午,从北京飞往深圳的中国南方航空公司CZ3194航班上,旅客小卢因腹痛突然晕厥,情况紧急。飞机上广播寻找医务人员,同机的惠城区水口人民医院妇产科主任、副主任医师孙莲莲一行主动施救,让该旅客病情得以缓解。惠州医护人员高空救人,南航空乘人员多次致谢,小卢也在日前给院方发来感谢信。

  万米高空乘客突然晕倒

  “感觉电视剧里的场景发生在我身边了。”记者日前来到水口人民医院采访时,施救团队中的助产士林映珍还有些激动,她捂着胸口说,自己从医20多年,第一次在高空参与救人。

  孙莲莲介绍,5月13~15日,她带领医院妇产科团队(主治医师王伟红、刘秀媚,护士长马金红及助产士林映珍)在北京参加学术论坛。16日上午,她们5人从北京登机,乘坐南航航班飞往深圳,准备返回惠州。“起飞约一小时后,万米高空上,大家都在看电视或者眯着眼睛休息。”她还记得,当时空乘人员开始发放餐点,突然间就听到广播呼叫说有乘客突然晕倒,急需寻找医务人员。

  “我们互相看了彼此一眼,确认过眼神,不约而同举手,从座位上站起来。”孙莲莲说,此前她多次处理过产妇在路边、出租车上分娩的事情,但在飞机上施救还是第一次,内心当时有些忐忑。

  机舱过道变成急救室

  “当时这名乘客非常虚弱,脸色苍白,四肢湿冷,呼唤无应答,脉搏很细弱,第一次给她测血压都测不到。”护士长马金红回忆说,大家把患者转移到过道上,就地平卧,准备施救。此时,机舱过道就是急救室,南航提供了急救设备,包括血压计、氧气瓶和毯子等。

  松开衣扣、马上吸氧、监测生命体征……空乘人员提供了掌握的碎片化信息:剧烈腹痛、听说有点出血。在妇产科,腹痛出血不是一件小事。职业敏感让孙莲莲异常警惕,她带领团队赶紧行动——— 查体、吸氧、保暖、按摩穴位等,同时监测血压、脉搏、呼吸并记录,施救有条不紊地进行。“我们就像平时在医院的团队工作模式一样。”孙莲莲说,大家临危不乱,从头到脚给患者做了一遍检查,最终确定问题是在腹部。护士长保持每5分钟监测一次生命体征的频率,并随时报告登记。

  此时,空乘人员告诉孙莲莲:抵达深圳还需两个多小时。乘务长也来询问旅客情况,是否需要紧急迫降。“说实话,那一刹那我心里是紧张的,我们医护人员的判断可能影响整个航班上所有乘客的行程。”她表示,如果施救后连续监测血压、脉搏等生命体征有好转,就不需要迫降,反之就得随时迫降。

  5分钟,10分钟……第二次、第三次监测血压、呼吸、脉搏时,虽然有所好转,但患者血压仍较低,空乘人员与医护人员都揪着心。“暂不迫降,先观察。”孙莲莲回答乘务长。医护人员不断安抚患者,并协助她调整体位,继续施救。

  15分钟后,血压、脉搏恢复正常,患者终于发出微弱声音应答医生。

  患者化险为夷,5名医护人员才吐了口大气。孙莲莲通过问诊进一步了解病情。“当患者血压逐步恢复,精神状态好转,疼痛减弱时,我们知道之前的治疗是对症有效的。”孙莲莲于是肯定地对空乘人员说:“飞机继续前行,不需要迫降。”考虑到多人在场不利于空气流通,孙莲莲决定只留护士长在现场继续观察并监测生命体征。

  几名医护人员回到座位时,一旁的旅客纷纷打听,还为她们的举动拍手称好。空乘人员连声说“谢谢”,并为她们送来“迟到的”餐点。下飞机前,孙莲莲又多次来到患者身边查看情况,并整理抢救记录以备交接。

  患者致信感谢施救团队

  中午12时许,飞机降落在深圳机场,南航早已联系好的120救护车立刻接走患者。事后,南航空乘人员与施救团队成员多次沟通反馈。上周,患者也向水口人民医院发来感谢信。

  原来,这名旅客小卢是在北京就读的研究生。她说,当天独自一人飞深圳,起飞没多久,便觉得头晕,想要呕吐,跟空乘人员要了清洁袋,没过几秒就晕过去了。“不知晕了多久,醒来的时候,空乘人员已经拉着我的手,帮我按虎口,并问我是否需要广播寻找医生。”小卢说,当时她浑身被冷汗湿透,没有力气说话,提起一口气,同意了空乘人员的建议。

  “几日前,我在飞机上命悬一线之际,是孙医生一行向我伸出援手。在飞机上进行急诊的难度非常大,但是孙医生一行以最大的耐心、专业的判断,帮我渡过了难关。故书此信,以表感谢。”小卢在感谢信中这样写道,“整个救助过程,孙医生及其团队以冷静、专业的作风稳定住了现场情绪,与航空公司的空乘人员配合非常默契。他们细致地对我的症状进行了跟踪记录,在下飞机后第一时间将记录交给了急诊医生。急诊医生对我说,孙医生一行的准确诊断和航空公司的详细记录,对后期诊疗非常有帮助。” 本报记者李芳娟

  ▲对话孙莲莲

  医生时刻被人需要

  记者:孙主任,您在惠州妇产界颇有名气,救人的事情没少参与,但这种环境下救人是第一次吧?

  孙莲莲:确实是第一次,按理说我不应该紧张,但不知道是因为舱内气压问题,还是觉得高空没有安全感,不像在其他交通工具上那样,救完人回到座位上后我们都还有点紧张,感觉头晕目眩。

  记者:被问到飞机是否需要紧急迫降时,您的压力大吗?

  孙莲莲:我们参与过多次急救,有基本判断能力,但我们又处于一种陌生的环境,加之飞机上医疗设备有限,对患者有些担心。说实话,乘务长过来问我们是否需要紧急迫降或返回时,我非常紧张,因为可能我的建议直接决定了所有乘客的行程安排,确实压力山大。

  记者:这次高空施救,医院很多同事都特别佩服你们当时的勇气。

  孙莲莲:治病救人是医生的天职,那种环境下,相信所有医生都不会犹豫。这次经历,也是我从医10多年的第一次,我深切感觉到:医生是个时刻被人们需要的职业,以后要更加热爱这份工作。(芳 娟)

编辑:曾思玲
分享到:
上一篇:
分享到:

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与今日惠州网无关。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