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便实用!惠阳街头有共享雨伞,您会用吗?

[报料热线] 2239110/18898898855
多地街头现共享雨伞。 本报采集(请图片作者与本报联系,以便支付稿酬)

多地街头现共享雨伞。本报采集(请图片作者与本报联系,以便支付稿酬)

  继共享单车、共享汽车之后,共享经济又有了新成员——共享雨伞。近日,网友“陈皮糖”在网上发帖称:“惠阳区出现了共享雨伞,半小时5毛钱”,一时引起网友热议。共享雨伞在惠阳的使用情况如何?网友是如何看待的?

  大多网友认为共享雨伞能解决应急之需

  对于惠阳区街头出现共享雨伞,不少网友认为,共享雨伞比共享自行车来得更及时,解决了出门下雨没带伞的问题。网友“你若安好”说起自己时常出现的窘况:“印象中,常常不记得带伞的我已经买了7把雨伞了,每回外出遇下雨都会买一把雨伞回家。”对于近期“翻脸比翻书还快”的天气,共享雨伞受到了很多人的认可和青睐。网友“悠悠”说:“最近每天总是猝不及防下一场雨,如果有共享雨伞,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会被淋成落汤鸡了。”

  共享雨伞一出现,网友“陈皮糖”便迫不及待尝试起来。据他介绍,这种共享雨伞的租赁方式和共享单车差不多。要想使用共享雨伞,需要扫一扫雨伞上的二维码,下载APP注册,同时缴纳押金和充值。借伞时,输入伞柄上的雨伞编码获取解锁密码,雨伞上有个智能锁,将获取的密码输入智能锁就可以开伞了。还伞的时候也同样方便,只要把伞合上,把密码打乱,然后在APP上点击还伞就可以了。

  网友“克洛”很欣赏共享雨伞设计者的理念。他说,可以把共享雨伞当成是城市中行走的一个“漂流瓶”,伞内有个爱心袋,袋子里装着一支小书签,市民可以写上自己的祝福和想说的话,传递给下一个人。在一座城市里,这不失为一件温暖的事。

  合上伞柄就算完成归还,网友认为不合理

  记者从使用者那里了解到,借共享雨伞半小时收费0.5元。记者下载了相关APP注册账户看到,需经过实名验证,然后缴纳押金和充值才能完成注册流程。其中,押金为19元,而充值则有9元、19元、29元等几个价位的选择。记者查阅该借伞服务APP应用软件使用指南发现,押金是借伞服务的前提条件,如果选择退还押金,退款后用户就不能继续享受共享雨伞的服务。

  值得一提的是,伞打开即是借伞,一旦合上伞柄就算完成归还。这意味着,如果不经意合上伞,即便没有超过半小时,同样需花费0.5元。对此,网友“我就爱吃麻婆豆腐”并不买账:“惠州近期天气一会晴一会雨,下雨不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网友“阿查查”表示,雨伞的使用频次和天气挂钩,一旦有雨才是急需之物,这肯定需要布点密集才有效果。

  有的担心共享雨伞会被乱丢乱放或占为己有

  雨伞挂在街头,是否会影响市容市貌呢?共享雨伞是否会像共享单车那样,出现被恶意破坏、随处乱放、占为己有等问题呢?受访者认为,挂在街头的雨伞不会影响市容,最担心的还是使用者有不文明的行为。市民黄先生说:“使用者归还时乱丢乱放,那才叫影响城市容貌。”

  有媒体报道称,服务方在福州投放了3000把共享雨伞,可走在街头却是一伞难觅,很有可能是被人拿回家了。市民贺先生说,带着共享标签的产品,都在考验一座城市居民的素质。而根据调查显示,确实有人会将共享产品据为己有。不过,共享雨伞企业很淡定:“在上海、广州等11座城市都投放了共享雨伞,大多数城市都出现了 ‘投放不到一天就一伞难觅’的现象,这是正常的。我们的初衷就是藏伞于民,让市民把伞带回家。”对此,有网友吐槽:“这相当于卖伞,还能收集用户信息。”

  网友“阿贺”认为,共享雨伞在雨季确实能够方便很多市民的出行,但需要人们提高素质,共同维护好这些设施。网友“林佳佳”也表示:“希望这些伞遇到的都是文明人,让共享雨伞方便更多人。”

  相关新闻

  共享雨伞现身杭州一天就遭没收

  6月22日,约有5万把共享雨伞现身杭州街头,它们分布在杭城的火车站、地铁站、商场等公共区域。在武林广场地铁站出口,市民们尝试通过手机扫描、身份认证、交押金充值等步骤,对共享雨伞解锁。获得使用权后,共享雨伞租金为半小时0.5元。

  可是,第二天,在武林广场、西湖文化广场地铁站,竟然已经找不到一把共享雨伞。原来地铁站的共享雨伞是被城管执法人员收走了。6月22日下午3时左右,天水执法中队集中对辖区内的共享雨伞进行了集中清理整改。天水执法中队有关负责人说,共享雨伞在户外公共区域投放时,存在占用公共设施的情况。

  按照《杭州市城市市容和环境卫生管理条例》相关规定,禁止在道路两侧护栏、电杆、树木、绿篱等处架设管线,晾晒衣物,吊挂有碍市容的物品。下城区辖区内一共下架了800多把共享雨伞。下城区城管局表示,对共享雨伞的投放,他们将高度关注,禁止相关企业在公共区域继续投放共享雨伞。(综 合)

  微言微议

  网友开玩笑说,这些把共享雨伞带回家的人其实是在为伞埋单。窃以为,不管这是不是营销者的策略,这种占为己有的行为已成为共享经济的一道阻力。 ——— “青青河边草”

  建议提高押金金额,比如29元或39元等,并进行实名制,和信用关联起来进行租赁。——— “小小新”

  在共享经济面前,对于一些肆意破坏共享事物的人,需要大家共同来监督。 ——— “吴宇伦比”

  本组文字(除署名外) 本报记者陈 澄

分享到:
上一篇:

相关新闻

编辑:曾思玲
分享到:
  • 今日惠州网微信
  • 惠州发布微信
  • 惠州文明网微信

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与今日惠州网无关。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