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怪才!95后“背锅男孩”王逸枢玩转小众乐器

[报料热线] 2239110/18898898855

  央视节目舞台上,出现了一位龙门小伙的身影,他端坐在舞台中央,双膝上方平放着一个锅型乐器——Handpan(手碟),配合着舞伴的节奏,娴熟地用双手击打着手碟,空灵、天籁般的声音让听众如痴如醉。

  上周四亮相央视的龙门小伙,名叫王逸枢,现年21岁,大四学生,两年前迷上手碟这种奇怪乐器。这位95后还是个资深音乐发烧友,不仅玩Beatbox(口技)了得,还会演奏澳洲迪吉里杜管等小众乐器,被网友称为“音乐怪才”。

 

王逸枢表演手碟登上央视。

  上央视演奏空灵手碟

  在9月7日晚的央视《综艺盛典》节目上,王逸枢和搭档刘之澎共同演绎了他们创作的小型舞台剧《城寂》。表演时间约两分钟,王逸枢娴熟的手碟演奏和刘之澎精彩的现代舞蹈,让台下的观众如痴如醉,也让央视主持人张蕾惊艳不已。

  在节目完毕后的采访环节,王逸枢向张蕾和观众介绍了手碟的结构和演奏方式。这个外形像UFO,也像锅盖一样的乐器,让人觉得神奇,最主要的是,经过敲打,它能发出空灵的声音,飘散犹如天籁。

  “龙门人能够登上央视表演节目的不多,这个背锅男孩值得关注!他的才艺确实很赞!”节目播出后,不少龙门网友纷纷为王逸枢点赞。

  王逸枢就读于吉林大学珠海学院,已是大四学生,他没有想到自己会受到央视节目组的关注和邀请,节目播出时,他已经身在珠海的大学校园,他在微信上发帖称“感谢大家的支持,感恩所有人,特别是爸妈”。

  资料显示,手碟是一种打击乐器,由两名瑞士人菲力·霍那和萨宾娜·谢雷于2000年所创。该乐器也被称作“钢舌鼓”。虽然它出现的时间很近,但在世界各地受到欢迎,这款乐器不仅外形来自未来,而且它的声音犹如天籁,让人迷醉。

  王逸枢记得,是两年前父亲出钱给他买了第一个手碟,开启了他疯狂的敲打手碟模式,为他的小众乐器库再添“法宝”。 

 

去年,王逸枢在一场个人秀上表演手碟。

  高中练口技迷上音乐

  王逸枢与音乐结缘,是从Beatbox开始的。

  王逸枢是龙门县麻榨镇人,生长于龙门县城,高中在市华罗庚中学就读,成为住校生。刚上高一时,王逸枢在电视上看到一场Beatbox公开赛,冠军是一位与他年龄相仿的男孩。该男孩凭借一张嘴,同时发出大鼓、小鼓、镲片、破鼓、弹舌5种舌音,这让王逸枢着迷,觉得“很帅很酷”。

  王逸枢于是学着练习Beatbox,他上网找视频学,每天练习。后来,他发现学校也有Beatbox社,于是马上加入。刚开始玩口技,要发出某些声音,有时需要花一两天或是更长时间。为了模仿架子鼓里的一个音,王逸枢一练就是一两个月。高二时,王逸枢晋升为Beatbox社社长。

  对王逸枢来说,Beatbox就是随身可带的乐器,Beatbox融入他的生活,几乎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在宿舍洗澡洗衣服的时候都会练。”王逸枢每天在舍友耳边玩Beatbox,后来宿舍的8个人都学会了,其中一个舍友还成为Beatbox社副社长。

  高三那年,同学们都在紧张准备高考,但王逸枢却“不务正业”找赞助商搞起了惠州第一届Beatbox邀请赛,来自惠州多所高中以及惠州学院的Beatbox达人齐聚竞技。

 

王逸枢表演澳洲迪吉里杜管。

  口技+乐器丰富表演

  3年前,王逸枢跨进大学校园,学的是物流专业,跟音乐完全不搭边。像高中时代一样,王逸枢在课余最喜欢的是玩音乐。

  大一下学期,王逸枢和5名校友组成清唱团,他负责Beatbox,其他人负责和声。他们的节目受邀登上当地电视台。

  王逸枢还加入了音乐协会,与3名同学组成组合,排演民谣节目《随风起舞》。为了配合这首歌曲,王逸枢特意向师兄学习打非洲鼓。这是王逸枢接触小众乐器的开端。“没有什么乐器是简单的,关键是要有一颗肯学的心。”几场排演下来,手都打肿了。

  他们的组合在各种活动和比赛上崭露头角,他们还在珠海市微电影节开幕式上表演,反响很好。

  王逸枢在2015年还参加了全国Beatbox公开赛。当时,高手云集,王逸枢没能通过海选。他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厉害的Beatbox表演,不在于一次能发出多少种不同的声音,而是讲究连贯性和音乐性。”王逸枢说,表演者可以将Beatbox融入歌曲,也可以一边哼旋律,一边玩Beatbox,甚至一边跳太空舞。

  为了丰富表演形式,王逸枢开始将各种乐器与Beatbox相结合。口琴、卡祖笛、钢琴、吉他、萨克斯、乌克丽丽、二胡等,他都试过跟别人合作。学校曾邀请了香港民乐手Luka前来表演,Luka演奏了澳洲长管,王逸枢于是又想到将澳洲长管与口技相结合。

  巧遇手碟而爱不释手

  在王逸枢接触各种小众乐器的过程中,他巧遇了手碟。

  大二的时候,王逸枢当选学校音乐协会演艺部部长。协会招新面试时,一位师弟在玩乐器手碟,音色空灵,顿时让人感觉身心放松,王逸枢被它吸引住了。

  “要是能配合口技,一定是很特别的表演。”于是,他们花了一个月时间排出原创节目,手碟声和口技声结合,这种即兴表演看似随意,却十分吸引人眼球。“上台前很紧张,但我们一发出声音,紧张感马上就消失了。看见全场的闪光灯都亮起来拍我们,很开心。”

  王逸枢想拥有自己的手碟,在大二下学期,他从朋友处购买了从日本订做的手碟。

  一个手碟的造价不菲,一般需要2至10万元。幸好王逸枢家里的经济尚可,他的父亲支持他购买,“爸爸也觉得手碟发出的声音很神奇。”

  纯手工打造的手碟在众多乐器当中显得冷门,全国玩手碟者不多。为了学习演奏技巧,王逸枢经常上网取经,与国内的其他爱好手碟人士交流经验。

  课余空闲的时候,王逸枢经常将手碟放在腿上,手在手碟上或轻或重地拍打,激发出独特的声音。“刚开始打到手很麻,后来慢慢习惯。有时抱着手碟在床上练,打着打着就睡着了。”

 

在王逸枢看来,手碟搭起心与外界沟通的桥梁。 受访者供图

  曾街头卖艺推广手碟

  学习手碟渐渐上手的王逸枢,开始登上不同的舞台。

  去年夏天,王逸枢回龙门度暑假,参加过多次演出活动。在龙门县城一家酒吧内,王逸枢举办了一场个人音乐公益秀。这场音乐秀座无虚席,“扑哧扑哧……”王逸枢一开口,现场的气氛就高涨起来。他透过一根澳洲长管打着Beatbox,手里有节奏地摇动Asalato(非洲打击乐器),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最让人感到新奇的是,还是他演奏手碟,空灵的声音飘散在空中,让人迷醉。

  在不久后的龙门“小公举”世界举重冠军黎雅君粉丝见面会上,王逸枢当表演嘉宾,手碟声起,全场陶醉。俏皮的黎雅君,还在他的手碟“锅盖”上签名。

  为了让更多的人认识手碟,王逸枢还尝试街头卖艺。去年夏天,他来到市区东江公园、滨江公园演奏手碟。

  当空气中跳跃出音乐,路人纷纷围上前来,里里外外围了好几圈,有老有少。大家都充满了疑惑:“这么好听的声音,是不是加了音乐特效?”演奏了将近两个小时,很多人从头听到尾。

  王逸枢打手碟出了一身汗,有陌生人买水给他喝,这让王逸枢很感动。“街头卖艺最需要的是赏识,哪怕对方只是给我半个盒饭,也是对我很大的肯定和鼓励。”这次街头卖艺得到了出乎意料的反响,这让王逸枢很满足,也让他坚信手碟的无穷魅力。

  今年春天,王逸枢作为嘉宾在观音阁帐篷音乐节上表演手碟,再次惊艳全场。

 

王逸枢背着手碟行走的形象,被朋友们称为“背锅男孩”。 受访者供图

  》》》人物名片

  王逸枢 年龄:21岁

  经历:他是惠州龙门人,作为吉林大学珠海学院一名大四学生,喜欢小众乐器,被网友称为“音乐怪才”。两年前迷上手碟这种奇怪乐器,如今凭借才艺成功登陆央视舞台。

  》》》知多D

  手碟是一种打击乐器,由两名瑞士人菲力·霍那和萨宾娜·谢雷于2000年所创。手碟由两个半球型的钢模通过氮作用过程组合而成,形同UFO。其上部有八到九个音,中心点为基础音“Ding”,其余七或八个音环绕分布。底部的中心有个孔,为低音“Gu”,也可为调音用。

  》》》愿望

  希望通过手碟推介故乡山水

  手碟这种偏门乐器,使得王逸枢在校园成为名人,作为学校音乐协会的一员,因为经常露脸演出,被同学们称为“牛人”。他登陆央视后,学校的公众号推文称,“双手触碰梦想的感觉,或许他能告诉你。”

  王逸枢在龙门故里同样小有名气。他背着手碟行走的形象,被朋友们称为“背锅男孩”,相关演出的海报,则称呼他为“音乐怪才”。

  鉴于手碟天籁般的声音,王逸枢发现,如果手碟演奏和自然环境结合,会产生更为空灵和大美的意境。

  他记得去年夏天,他和朋友特意租了一艘小船,在湖上演奏手碟,空灵的声音回荡在湖中,“让人的心感觉很宁静。”

  这让王逸枢萌生出创作一个音乐和环境结合的作品的念头,背景就放在山清水秀的故乡龙门。

  “我近段时间在拍摄个人音乐宣传片,是广州的一家公司在制作。”王逸枢透露,该音乐片名暂定为《意境龙门》,他想通过手碟空灵的声音把龙门山水的意境带出来,让人沉醉于音乐和画面之余,引发出如何与自然相处的思考。

  》》》对话

  音乐让我心态年轻

  东时记者:从你的早期经历来看,你是没什么音乐底子的,对吧?

  王逸枢:我以前可以说是五音不全,但坚持去学没有学不会的。玩口技、玩乐器不是靠音乐天赋,最重要是后天弥补。

  东时记者:音乐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王逸枢:音乐可以让我保持年轻的心态,让我永远是一块“小鲜肉”。要是我到了七八十岁还在玩Beatbox,那一定很帅。

  东时记者:这么多乐器中,现在最喜欢的是手碟?

  王逸枢:对的,手碟成为心头好,最喜欢的乐器。现在有两个手碟,还有一个在定制中。

  东时记者:现在大四了,对未来有什么样的规划吗?

  王逸枢:想出国留学、开阔眼界,地点还在考虑当中。没有音乐的人生将是一场错误,不管去到哪里,音乐永远是我的爱好。

  本版文字 《东江时报》记者侯县军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 《东江时报》记者侯县军 通讯员梁丽通 摄

分享到:
上一篇:
编辑:梁小曼
分享到:
  • 今日惠州网微信
  • 惠州发布微信
  • 惠州文明网微信

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与今日惠州网无关。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