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作家曹杰及其团队深入走访为龙门编写村史

  

  

  谢炜添计划走出广东建民宿。

  

  

  今年5月以来,曹杰带领团队踏上了走访龙门乡村的道路。

  

  

  

  

  爱树·南昆秘境将现代设计理念与南昆山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优势相结合。

  

  

  最新一期《龙门乡村》版面。

  龙门立足北部生态发展区定位,大力发展“大山经济”,积极探索发展新模式和新路径,以“大山经济”为支点撬动差异化高质量发展。在此背景下,一批批外出求学或创业的年轻龙门人,回归大山,开辟新路,以青春和智慧,助力龙门开创“大山经济”发展新局面,形成“龙山派”现象。本期“龙山派”聚焦两名年轻人:广东民宿品牌爱树创始人谢炜添和在惠州读书生活的90后作家曹杰。

  爱山

  11月的南昆山,秋意渐浓。与往年不同的是,在爱树·南昆秘境民宿度假区内,随处可见来往的游客。“这里每个房间都能看到森林,很有度假的感觉,伙食也很棒!”来自深圳的游客刘女士说。

  这一民宿项目不仅深受游客喜爱,同时也是爱树品牌创始人谢炜添最钟爱的项目。这位刚入选文化和旅游部2020年度乡村文化和旅游能人支持项目名单的龙门青年,从城市回到家乡,将龙门特有的自然资源与环保理念相结合,为游客营造“复得返自然”的体验空间。

  结庐南昆下

  民宿车马喧

  爱树品牌创始人谢炜添将龙门特有的自然资源与环保理念相结合打造特色度假山居

  逐梦园林行业赚得第一桶金

  1986年出生的谢炜添,是龙门县龙城街道黄溪村人。尽管自小在县城长大,但他始终对老家的秀丽山水难以忘怀,寒暑假回爷爷奶奶家是儿时的一大期待。他说:“村里的自然环境很好,人淳朴善良。”

  就读于广东技术师范学院金融专业的谢炜添,在大学期间热衷于环保社团活动,与苗木、自然结缘,逐渐萌生了做园林师的梦想。2008年毕业后,谢炜添在广州一个环保组织实习,住在出租屋,每天花一两个小时上下班的大城市生活让他心生厌倦。

  半年后,他重新拾起大学的金融专业知识,入职了广州一家银行。一次偶然的机会,一位从事园林行业的客户邀他到自己的苗圃林喝茶聊天,满园的鲜花绿植重燃谢炜添内心的园林师梦。他不顾身边亲朋好友的反对,毅然辞去银行工作,从事了自己喜欢的园林工作。

  然而,谢炜添的逐梦之路远比初始想象要艰辛:每天要处理大量杂事,风吹日晒雨淋与农民打交道,前往湛江、梅州等地的苗圃场更是家常便饭……但这些并未停止他追逐梦想的脚步,凭着对园林的熟悉和客户的信任,谢炜添挖到了人生第一桶金。“半年时间,收入7位数。”在他看来,这一段经历实属奇幻。

  创建爱树团队复活荒凉村落

  2014年,谢炜添将事业的重心转移到惠州。他创立的“爱树”品牌,主打树木培育、认养,希望通过人与树木的接触,在一个区域或社区达到碳中和、零碳,以此宣传环保。

  经过深入走访,2015年,谢炜添在龙门县地派镇渡头村建起了百亩樱花园,培育3万株寒绯樱。“当时,村里人几乎都走光了,樱花园原是个丢荒的果园,我就跟当地村民商谈合作,租下来种樱花。”他当时并没有意识到,此处将萌发出“爱树”品牌的首个民宿度假区——爱树乡村度假山居。

  项目运作伊始,谢炜添只是想搞树木认养,随之产生的住宿、用餐等需求却难以解决。于是,他产生了建造民宿的想法:建造绿色生活体验空间,打造一个囊括民宿、轻食馆、有机菜园等板块的活动空间。

  有了想法,自然需要招兵买马。一条关于渡头村的朋友圈,让谢炜添发现此处竟是高中同学刘许敏的故乡。

  大学毕业后,刘许敏先后在证券、银行领域工作,这种生活在2015年被谢炜添打破。“做民宿,让村庄重新‘活’起来,帮助村里人脱贫致富。”面对昔日好友的邀请,他深思熟虑许久,最后,刘许敏辞去了银行工作回到了家乡。

  在刘许敏的帮助下,谢炜添和村民顺利签订合同,并租下了上围古牌坊旁的几栋泥砖瓦房和荒地,开始搭建占地5000多平方米的爱树乡村度假山居。

  房子都是老宅,为了延续村落的传统风貌,他们在设计、用料和施工方面颇费了些功夫。谢炜添还专程跑到外地学习取经。

  山居内部,当地的老师傅利用传统工艺,把杉木用天然桐油两刷两晒,再一片片拼合,使得新房散发着木香。村里丢弃的老建筑物件,变废为宝。于是,民宿内出现了石磨做的路径、麻石条做的台阶、旧瓦片做成的装饰墙,古色古香,精致独特。就连庭院里到处可见的鹅卵石,也是来自不远处的增江河滩。

  如今,“爱树天堂小镇”已经成为龙门一大网红民宿打卡点。今年国庆期间,该门店客房入住率100%,接待客人上百人。一度沉寂的古朴小村再次焕发出生机。路通了,灯亮了,光纤也进村了。更重要的是,许多外出务工的村民也回到家乡,围绕着民宿做起了小生意。

  寻找“复得返自然”境界

  在龙门天堂山投资第一家民宿后,谢炜添又在惠东白盆珠、惠州西湖开设民宿,使得“爱树”品牌声名大噪。

  南昆山高山别墅开启的家庭旅馆模式,堪称广东民宿“鼻祖”。去年,谢炜添竞标获得南昆山高山别墅二期的经营权,投资过千万元将其打造成爱树·南昆秘境高端民宿,于今年9月开业,吸引了大批游客前来游玩。

  “南昆山在我的家乡,这是我最爱的一个作品。”谢炜添介绍,即便是入秋后气温降低,也没有让游客们的热情消褪。“平日里可以保持90%的入住率,最近连续满房。”

  作为南昆山上的民宿,谢炜添在改造时不仅延续了爱树的低碳环保原则,还将现代设计理念与南昆山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相结合。湖边树屋一揽湖景,山涧树屋尽享私密。屋顶设置的玻璃窗,既可观赏星空夜景,又能最大限度采集山里的阳光。徜徉其中,可以全方位感受到南昆山的厚重与神秘。

  其中最为谢炜添得意的,是他亲自设计的森林书屋。他说,尽管投入两三百万元并无盈利,但这样一个环绕在森林与湖边的阅读环境,为游客们营造了一个放松的空间。“在森林里阅读是一个非常享受的过程,我可以花一个下午在这里发呆。”他笑着说。

  “城里有房,那是生存;乡野有宅,才叫生活。”谢炜添团队旨在制造一个生活体验场景,让“久在樊笼里”的城里人,找到“复得返自然”的宁静与喜悦。

  今年11月,文化和旅游部公布了2020年度乡村文化和旅游能人支持项目入选人员名单,谢炜添名列其中。

  民宿经济方兴未艾。当前,谢炜添在同步推进多个民宿项目,遍及惠州市区、韶关、广西等地,成为广东知名的民宿运营商。“我的计划是在明年冲出广东,彰显广东民宿的力量与温度。”看好民宿发展前景的谢炜添雄心勃勃。

  问山

  “新中国成立之前,村里人主要以什么为生?”“靠山吃山,主要是靠割松香,种地,十分艰辛……”

  在龙门天堂山水库旁的地派镇古洞村,86岁的潘熙桥正和一位陌生的小伙子交谈着。面对小伙子热情的提问,他回忆起与村子相关的种种往事,娓娓道来。

  今年5月以来,在龙门县委宣传部的组织和支持下,惠州90后作家曹杰与团队成员一起走访了龙门22个乡村,足迹遍及龙门11个乡镇,撰写出20多万字文稿陆续在《惠州日报·龙门乡村》(以下简称《龙门乡村》)上发表,为人们呈现一片片不一样的乡村风景。

  走遍“万山之地” 体味深懂乡愁

  90后作家曹杰及其团队深入走访为龙门编写村史

  起因

  从乡村角度记录历史

  曹杰来自河南,大学就读于惠州学院中文系。2013年从惠州学院毕业后,曹杰一直在惠州从事文字和历史研究相关工作,他曾深入龙门,收集散落在乡间的红色历史文化和古代遗址。2019年,曹杰以广州起义后、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师转战龙门为背景,创作了一部30万字的长篇历史小说,反映上世纪20年代至新中国成立前龙门一段波澜壮阔的历史。在创作过程中,他查阅考证了大量史料,走访了多个乡村,这也为日后编写《龙门乡村》打下了基础。

  在此之前,机缘巧合,他接到为龙门烈士陵园纪念碑撰写碑文的工作。在前期搜集资料与走访过程中,曹杰接触了许多龙门乡村的历史故事。“我被他们的文化和精神所震撼。”他感叹道。然而,在《龙门乡村》发行前,以乡村视角呈现龙门文史的资料并不多。在他看来,乡村是社会的基石,应当引起更多人关注和重视。为龙门乡村记录文史的想法也如种子般在曹杰心里生根发芽。

  今年5月,曹杰带领团队踏上了走访龙门乡村的道路。“将才不打无准备之仗,”在每个村落的采写前期,他会整理一份提纲向村民广泛征集素材,内容包括村名由来、村内古建筑、古代文献以及主要产业等。众筹的方式往往可以收获丰富的材料,在经过一一整理归纳之后,关于村子的基本认识和脉络也逐渐呈现出来,这也为之后的走访提供了主题和方向。“走访肯定不能两手空空地去。”在他看来,前期做足功课可以大大地提升走访的效率与深度。

  除了在前期工作上下功夫,曹杰还特意选用文史结合的形式进行编写。首期《龙门乡村》发行后,陆续有读者联系曹杰了解所写村落的相关情况,希望能亲身到村落里参观旅游。

  深挖

  实地走访发现“宝藏”

  龙门于明弘治九年(1496)设县,境内为“万山之地”,素有“八山一水一分田”之称,有着悠久的历史。在走访了龙门县多个乡村之后,曹杰发现,“每个村庄都有生命,都有特点。”要想重现当地的悠久历史,人文趣事,就得依靠深入细致的实地挖掘。

  曹杰对地派镇陈洞村的走访印象比较深刻。他回忆,在前期的资料搜集中并没有拿到太多有增量的信息。按照以往的采写流程,本应先从村内的大姓人家入手,找到族谱顺藤摸瓜,村内的历史也就基本清楚了。但陈洞村的村民有将近十多个姓氏,其中各姓氏之间,人口杂居,规模很小,也没有家谱,这可让曹杰犯了难。

  当曹杰和团队成员硬着头皮来到陈洞村走访时,受到了当地村干部与村民的热情接待。但在谈及村内特色事物与历史文化时,多数人都摇了摇头,表示村里没有太多有趣的东西“再走走看看吧。”他挠了挠头,但在走访时却惊讶地发现村内矗立着一座十多米高、以石头砌成的清初古碉楼(后查询村民家谱证实)。

  “石头是不规则的,用它砌成十多米高的碉楼,本身不容易,经历了三百多年的风雨洗礼,碉楼周围的围屋祠堂都没有了,但是碉楼连墙身都没有走形,了不起!”他不禁感叹。

  随着走访的深入,曹杰紧皱的眉头也渐渐舒展开来。这里不仅保留着清代的古碉楼,还生长着一对夫妻榕以及一片有数百年历史的古椎树林。在村子边缘的一户人家内,曹杰在交谈时无意中得知有一份平时秘不示人的家谱。一番商讨过后,这户人家不仅翻出了这份家谱,还允许他带回去研究。“这份足足有五六百页的家谱,让我们获得了很多有效信息。”

  类似这样的案例还有很多。在曹杰看来,一些具有意义的事物可能在长期生活于此的村民眼中与其他事物并无不同。为了从看似平平无奇的村庄中挖掘出被尘封的历史,曹杰和团队成员在半年内走访了22个村落,以及与此相关的增城、从化等地,累计车程近1万公里,查阅家谱几百万字……

  联系

  深入历史写透村庄

  对曹杰团队来说,很多深刻的感悟和意外收获在走访中出现。

  从龙门县西南部的永汉镇出发,沿着增龙公路向南行驶约9公里,便来到了黄牛冚村。此处土地平旷,屋舍俨然,四周高大的山峦如同翠屏,村口黄牛冚河缓缓流过,没有任何嘈杂之声,只有清风阵阵,鸡犬相闻。

  在这宁静的村庄内,曹杰发现了一块2013年12月由龙门县政府立的石碑,上面镌刻着“铁扇关隘口,共产党抗日武装截击日军战场遗址”。但在一番走访之后,所获仅有200字左右的文字材料,也没有发现对这场战役有印象的村民。对这块石碑的调查似乎也走到了尽头。

  “村子里的单一事件看似很简单,但如果融入到当时的社会背景当中,整个故事就完全不同。”

  曹杰对此深信不疑。从黄牛冚村回来后,他翻出此前为龙门撰写纪实文章时积累的资料,发现石碑所记载的“铁扇关阻击战”并非一场偶然发生的战役,而是属于粤北战役的一部分。

  1939年底,盘踞在广州的侵华日军大规模北上,发动粤北战役,意图攻占韶关。为了牵制日军,当地有近200位抗日战士在铁扇关、黄牛冚截击敌人。

  这样的故事刊发后,引发人们传阅和称颂。有村民阅读后感慨,此前全然不知自己的村子有如此传奇的故事。

  在近半年的采写过程中,曹杰看到了许多珍贵的家谱文献资料,也走过了绳武围等诸多历史建筑。“很多如今看似平常的村子,在历史上曾经非常辉煌。”曹杰希望借助编写《龙门乡村》的契机,为龙门各个村落正本清源,记录下村内的民风民俗,历史渊源,古今人物和大事记,为村民们提供一份乡土读本。

  本月底,记录了龙门22个乡村历史的首期《龙门乡村》将出版完毕。目前,曹杰及其团队已经启动第二期《龙门乡村》共50个村落的村史采写工作。

  为龙门撰写村史,进一步加深了曹杰对乡土的热爱。他说,“作为一个外地来惠州生活的年轻人,我发现龙门乡村真的很美,不论环境还是人文。也许有一天我会在龙门的某个村子找间房子生活创作。”

  统筹 惠州日报记者侯县军

  采写 惠州日报记者卢泓宇

  黄宇翔

  图片 惠州日报记者汤渝杭

编辑:朱冰
分享到:
上一篇: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与今日惠州网无关。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