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表决通过

[报料热线] 2239110/18898898855

  惠州是一座历史文化底蕴深厚的城市。这是位于市区东江边的合江楼。 本报记者钟畅新 摄

  惠报新闻深拓

  “赞成32票,反对0票,通过!”时隔8个月,我市地方立法工作再结硕果。10月27日召开的市十一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八次会议表决通过《惠州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该条例报请省人大常委会批准后方可颁布实施。这是我市表决通过的第三部地方性法规,是我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件大事。

  2015年3月,修改后的《立法法》赋予设区的市地方立法权。同年5月28日,惠州市成为全省首批开始行使地方立法权的市之一。一年半的时间里,我市立法工作成绩斐然,2部地方性法规已颁布实施,1部地方性法规又表决通过,5项立法预备项目正顺利推进。

  我市为什么要立法保护历史文化名城?条例是如何制定的?有哪些亮点?记者进行了采访。

  立法背景

  缺乏具有地方特色法规,保护压力大

  惠州是岭南文明发源地之一,一直是东江流域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和军事重镇,留存了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1991年被公布为广东省历史文化名城,2015年被国务院公布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

  “入列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对我市的名城保护提出了新要求。”市住建局局长甘少权在条例一审时说,一直以来,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工作。特别是近年来,市政府进一步加大对历史文化名城的保护力度,开展了保护规划编制、保护规章制定、历史建筑普查、历史街区申报、老城环境整治、文物古迹修缮等各项工作,但也存在一些有待进一步加强的工作环节。现有保护工作的不足日渐显现,亟需通过地方立法加大保护力度,提升保护实效。

  甘少权说,现行上位法虽有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的规定,但对于惠州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而言,尚缺乏具有地方特色和针对性、可操作性强的规定。利用我市成功获得地方立法权的良机,制定切合本地实际的地方性法规是构建长效保护机制的迫切需要。同时,加强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管理,大力挖掘惠州历史文化中的“营养成分”,是推动惠州“五位一体”协调发展的活力之源、动力之源。

  基于此,市人大常委会将《惠州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列为2016年立法计划的审议项目,并作为2016年市人大常委会工作要点之一。

  立法过程

  去年10月启动条例起草工作

  立法工作是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的重点工作之一,作为牵头单位,市住建局从2012年起会同市文广新局等相关部门,通过邀请专家来惠指导和学习借鉴已获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城市的立法工作经验,积极开展立法调研工作。

  甘少权说,2013年以来,市住建局先后牵头起草并报市政府批准了《惠州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管理暂行规定》、《惠州市历史文化街区保护管理暂行办法》等一批规范性文件。2015年初对以上政府规章的实施效果进行了综合评估,为名城保护的立法工作奠定了较扎实的基础。

  去年10月,我市启动条例的起草工作,经过专家论证会与公众咨询会,广泛征求意见,不断修改完善后,条例在今年5月17日经十一届139次市政府常务会议审议通过,并形成草案稿提请市十一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四次会议进行第一次审议。

  市人大法制委员会主任委员、市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主任陈裕瑾说,第一次审议后,市人大常委会组建了由法工委牵头,市住建局、市文广新局业务骨干和立法咨询专家参加的条例修改工作组,紧张有序地开展调研和修改工作。

  同时,委托市地方立法研究中心开展课题研究,系统把握本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现状和突出问题,提出法律制度设计的具体建议。法制委员会、法工委多次召开专题研讨会和专家论证会,前往天津、杭州、苏州、潮州、梅州等市学习考察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工作及相关立法经验,征求人大代表、本会各工委(办)、各县(区)人大常委会、市直有关部门、律师协会、社会公众等方面意见,并参加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组织的专家论证会,对条例进行反复修改、数易其稿。

  8月30日召开的市十一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六次会议对条例进行了第二次审议,法制委员会、法工委随后前往相关部门召开征求意见座谈会,前往广州、佛山等市学习考察,通过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征求省直有关部门和相关兄弟市等方面的意见,由常委会办公室发送市政府办公室提交市政府常务会议研究提出意见,在此基础上,法制委员会、法工委对条例作了进一步修改和完善,并委托市地方立法研究中心进行表决前评估。

  10月27日,惠州市人大常委会第三十八次会议对条例进行了第三次审议并表决通过。

  条例亮点

  将重点保护历史城区城址环境和山水格局等

  陈裕瑾说,条例分为总则、保护名录和保护规划、保护措施、合理利用、法律责任、附则,共六章四十一条。

  条例的一大亮点是突出惠州本地特色。记者了解到,为了突出惠州本地特色,根据常委会组成人员的审议意见,规定历史城区城址环境和山水格局、与罗浮山宗教文化相互依存的自然和人文景观、西湖风景名胜区风貌格局和景观视线通廊、叶挺故居等文物保护单位和地下文物埋藏区、惠东渔歌等非物质文化遗产等内容列入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重点保护内容。

  关于适用范围方面,条例也从本市实际情况出发,立足于清晰地界定保护对象、有重点地实施保护,将适用范围具体规定为“本条例适用于本市行政区域内历史城区、历史文化街区、历史建筑、古树名木、传统地名、文物、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管理和利用等活动。法律法规对古树名木、传统地名、文物、非物质文化遗产等的保护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陈裕瑾说,我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工作涉及部门多,存在监管力量不足、管理体制不健全等问题。为此,条例提出,设立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委员会,负责统筹、协调、督查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工作,构建切合我市实际的保护监管体制;进一步明确有关保护监管主体职责,对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有关主管部门、乡镇政府、街道办事处的职责作出规定。

  确定历史建筑前需征求意见

  值得关注的是,针对目前社会公众对历史文化名城的认知度低、保护意识不强、参与意愿不高的情况,条例规定,“通过组织开展传统文化研究、编印出版物、培训、展览、媒体宣传等方式,弘扬本地优秀历史文化,将本地历史文化知识列入在校学生课外教育内容,推动本地优秀历史文化的传承”。

  条例的另一大亮点是提出要平衡保护责任人权责。条例规定,“建筑物、构筑物确定为历史建筑之前,城乡规划主管部门应当会同同级文物主管部门征求公众和建筑物、构筑物所有人及其他利害关系人的意见,并组织专家论证”。

  此外,在历史建筑的维护修缮方面,条例规定,“保护责任人按照保护规划和保护图则的要求实际履行维护修缮义务的,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可以根据其维护修缮的面积、程度和质量等情况给予补助”。

  同时,条例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可以与非国有历史建筑保护责任人签订历史建筑保护协议,对保护责任人的权利义务等事项作出约定”。

  陈裕瑾说,合理利用是条例草案修改稿增加的重要制度安排。为了调动社会力量参与历史文化街区、不可移动文物、历史建筑合理利用的积极性,充分发挥保护对象的经济和社会效益,条例提出,通过资金扶助、简化手续、减免费用、开发权益奖励等措施支持合理利用;鼓励国家机关、企业事业单位、基层自治组织和社会组织将符合条件的不可移动文物、历史建筑作为办公场所;支持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传承人在历史文化街区、不可移动文物、历史建筑中开展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和展示活动。

  本报记者黄晓娜 通讯员臧 博 翁敏腾

  》》》新闻加点料

  惠州府城遗址纳入重点保护 

  

惠州古城墙依然有所存留,默默诉说着惠州的建城历史。 《东江时报》资料图片

  小金口麒麟舞、淡水客家凉帽制作技艺、舞火狗、龙门农民画、惠州莫家拳等非物质文化遗产也被列入我市历史文化遗产重点保护内容了。27日,市十一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八次会议审议并表决通过《惠州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根据《惠州市制定地方性法规条例》规定,该部地方性法规将上报省人大常委会批准后才颁布实施。

  规划

  建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名录

  和初审稿、二审稿相比,最终表决通过的《惠州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以下简称 《保护条例》)做了多处修改。

  比如针对我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工作中存在的监管力量不足、管理体制不健全等问题,《保护条例》除了明确有关保护监管主体职责,对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有关主管部门、乡镇政府、街道办事处的职责作出规定外,新增各级政府可以通过向社会力量购买服务等方式开展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工作;同时提出,城市管理主管部门负责对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中规划建设等违法行为的监督检查,并可行使行政处罚权。

  为了确保历史建筑保护相关制度安排的完整性,并充分考虑平衡保护责任人的权利义务,在历史建筑的确定方面,新增了一条规定,要求建筑物、构筑物确定为历史建筑之前,城乡规划主管部门应当会同同级文物主管部门征求公众和建筑物、构筑物所有人及其他利害关系人的意见,并组织专家论证。

  此外,《保护条例》还规定县级以上政府应当设立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专项资金和建立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名录,其中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名录纳入市政府建立的信息管理系统统一管理,并向社会公开。

舞火狗

  保护

  传统地名更名需征求意见和报批

  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和相关专项规划是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的基本依据。《保护条例》规定历史建筑实行分类保护,将历史建筑分为重点保护、一般保护两个类别,并规定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制定分类保护技术规范并颁布实施。

  在突出本地特色方面,规定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重点保护内容,重点保护方面,除了原有的历史城区城址环境和山水格局、西湖风景名胜区风貌格局和景观视线通廊等,记者发现,《保护条例》增加了惠州府城遗址、平海城门楼等文物保护单位,小金口麒麟舞、淡水客家凉帽制作技艺、舞火狗、龙门农民画、惠州莫家拳等非物质文化遗产也被列入重点保护内容的规定。

  此外,《保护条例》提出历史城区建筑高度控制要求,提出不得破坏文笔塔-泗洲塔、合江楼-泗洲塔、文笔塔-飞鹅岭、合江楼-飞鹅岭等主要观景点与主要景观对象之间的视线通廊。

  对于体现惠州历史文化内涵的传统地名应当予以保留或者恢复。确需更名的,民政主管部门应当在征求有关部门、专家和公众意见后,按照规定程序报批。

  激励

  保护责任人履行保护义务可获政府补助

  为了改善城区形象与生活环境,加强相关基础设施建设和安全管理,《保护条例》规定,在历史建筑核心保护范围内,除因保护需要建设附属设施外,不得新建、扩建建筑物、构筑物。此外,历史城区保护范围内要求控制居住用地规模,禁止新增工业用地、仓储用地,已有大型客运站等设施应当逐步迁出。还分别对历史文化街区核心保护范围内道路、供水、排水等基础设施改建活动,历史文化街区核心保护范围内设置户外广告和招牌等外部设施,历史建筑核心保护范围内堆放易燃、易爆等危害历史建筑的物品作出规定。

  《保护条例》也注重平衡保护责任人的权利义务,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可以与非国有历史建筑保护责任人签订历史建筑保护协议,对保护责任人的权利义务等事项作出约定。保护责任人履行保护义务的,可以获得政府补助。同时,规定了历史建筑有损毁危险时政府的责任和应急保护程序。

  扶持

  支持开展文化创意等特色经营活动

  保护惠州历史文化需要各界的支持,为了调动社会力量参与历史文化街区、不可移动文物、历史建筑合理利用的积极性,充分发挥保护对象的经济和社会效益,《保护条例》新增两项规定:一是通过资金扶助、简化手续、减免费用、开发权益奖励等措施支持合理利用;二是支持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传承人在历史文化街区、不可移动文物、历史建筑中开展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和展示活动。形式方面,支持开展文化创意、休闲旅游、文化研究、传统手工业、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播、文化体验、开办展馆和博物馆等特色经营活动或者公益活动。法规还强化法律责任,提高破坏历史建筑的违法成本。对于违反部分条例规定,造成严重后果的,对单位并处五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的罚款,对个人并处二万元以上五万元以下的罚款;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重点内容

  1东江、西枝江、西湖自然水系与历史城区相融共依的城址环境和山水格局,历史城区的空间特色结构。

  2与罗浮山宗教文化相互依存的自然和人文景观。

  3惠州西湖风景名胜区的风貌格局、山水界面和主要景观视线通廊。

  4北门直街、金带街、水东街、铁炉湖及淡水老城等历史文化街区的空间格局和历史风貌。

  5叶挺故居、百庆楼、罗氏祖祠、归善学宫、东坡井、宾兴馆、惠州府城遗址、平海城门楼等文物保护单位和地下文物埋藏区。

  6演达小学、鼎臣亭、惠州生产资料商店、淡水战时钟楼、三太子庙等历史建筑。

  7惠东渔歌、罗浮山百草油制作技艺、小金口麒麟舞、淡水客家凉帽制作技艺、舞火狗、龙门农民画、惠州莫家拳等非物质文化遗产。

  8市人民政府确定的其他重点保护内容。

  本组文字 《东江时报》记者刘乙端

分享到:
编辑:刘丹
分享到:
  • 今日惠州网微信
  • 惠州发布微信
  • 惠州文明网微信

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与今日惠州网无关。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