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牛人”从成都骑行到拉萨 19天一路只喝水

[报料热线] 2239110/18898898855
牛建兵在骑行路上。 (翻拍)

牛建兵在骑行路上。(翻拍)

  8月26日下午5时多,在风雨中,市红棉慈善会的志愿者们在市区江北文昌二路接到了从广州坐大巴回到惠州的牛建兵、廖群涛。49岁的牛建兵和51岁的廖群涛刚刚完成一次壮举:他们8月3日从四川成都出发,沿着318国道骑行了19天多,成功到达了西藏拉萨。更为特别的是,被称为牛人的牛建兵骑行路途上只喝水不吃东西,自称辟谷(源自道家养生中的“不食五谷”,是古人常用的一种养生方式),完成了2300公里的路程,廖群涛全程见证。他们一路上经历了什么?有哪些精彩特别的故事?刚从远途返回惠州的他们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骑行路上只喝水,瘦了15公斤

  当天下午,从大巴下车的牛建兵、廖群涛还戴着骑行头盔。牛建兵身穿市红棉慈善会志愿者的志愿服,上面盖了很多章。廖群涛则穿着一件防晒衣。“牛人回来啦!”“牛人回来啦!”志愿者们看到他俩非常激动,簇拥着合影拍照。

  归来的牛建兵身材瘦削,脸颊凹陷,但精神还不错。“这次我瘦了15公斤,一路上只喝水。”牛建兵说。同行的廖群涛见证了这一路:“我常劝他吃点,可他就是不吃,常常骑得比我还快,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大能量。”

  牛建兵表示,这不是他第一次辟谷了,在老家时辟谷最长时间有100多天。志愿者、退休老军医董四军为他把脉进行检查。董四军说,辟谷只是民间疗法,医学上没有这个提法,作为医生,他是不提倡辟谷的。他认为,牛建兵这么多天只喝水不吃东西,消耗的是肝的能量,肝的一些信息已经反映到舌头上,要尽快逐渐恢复膳食,慢慢调理。廖群涛说:“在骑行时,我拉他到医院向医生了解过,医生说,长时间这样容易低血糖,一旦倒下就可能起不来了。所以我常常在路上看着他,怕他倒下去。”不过,牛建兵虽然摔了几次,但没有大问题。

  经过19天的骑行,牛建兵(右)和廖群涛终于到达拉萨。
(翻拍)

经过19天的骑行,牛建兵(右)和廖群涛终于到达拉萨。 (翻拍)

  志愿者捐款捐物,助他们完成骑行梦

  稍稍休整后,牛建兵和廖群涛开始讲述一起骑行的缘起和路途中的故事。今年8月1日,他们相约从惠州乘火车到四川成都,然后再骑行到拉萨。

  廖群涛,梅州人,是一名中学老师。他和牛建兵因共同的骑行爱好,一年多前在微信骑行群中相识,“我特别喜欢运动,骑行、打拳、游泳、跑步等都很喜欢。”牛建兵是河南开封人,8年前来到惠州,进过工厂、在酒店做过保安。在惠州,牛建兵常常和骑行爱好者一起活动。“在骑行群里,我常常听到有骑友骑行到西藏的故事。”一年多前,牛建兵也燃起骑行到西藏的梦想,由于收入不高,这个梦想一直没有实现。

  今年6月,在志愿者王书义的推荐下,牛建兵加入了市红棉慈善会,成为一名志愿者。“我认识他的时候,发现他非常好学,这个年龄了还在学习演讲口才。”王书义说。牛建兵加入慈善会后很卖力,每次活动总是搬最重的东西。了解到他有骑行到西藏拉萨的梦想、却因经济原因无法成行后,市红棉慈善会会长李鸿国、副会长王书义等人开始组织大家为牛建兵的西藏骑行梦捐款,红棉慈善会捐了3000元,爱心人士吕亲光捐了1000元,其他人有的捐几百元,有的捐几十元,还有的捐物支持……筹集到物资后,牛建兵辞去酒店的工作,开始向梦想前进,并定义此行为西藏公益环保行。

  淋雨感冒也没停下,边吃药边骑行

  8月3日一大早,牛建兵、廖群涛和在骑行客栈结识的骑友一共6人从成都出发,开始了西藏骑行之旅。

  众人沿着318国道向雅安方向进发。318国道沿途有成都、雅安、泸定、康定、新都桥、理塘、芒康、然乌、林芝、工布江达等地。骑行到理塘时,一行人只剩下牛建兵和廖群涛两人了,其他骑友因体力不支等多方面原因渐渐放弃了。

  牛建兵、廖群涛每天平均要骑100多公里,两人在路上一直互相照应。一路上,两人经历了风雨、冰雹、大雪等各种天气,也经历过伤痛、恐惧、疲惫等。遇到大雨倾盆时,他们只能跑到岩石下避雨。有的时候骑行到高原,温度只有几摄氏度,非常冷,还伴随着大雨。廖群涛因遭雨淋导致感冒去了两次医院,但他们在路上没有休息,边吃药边骑行。“生病的时候累得很,但还是坚持每天向前走,朝着目的地走。”

  有一次,他们骑到一个地方,时间已是半夜,此时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没有找到旅社,他们只好在路边坐着熬了一夜。在路途中也出现过意外、摔过跤。“在平地摔过,在上坡后准备下坡的时候也摔过,不过都不严重。”廖群涛说,因为两人要互相照应,有时骑在前面往后看时,自行车不小心偏离了方向就摔倒了。在一个隧道里,因为没带车灯,两人也摔了一跤。

志愿者为牛建兵和廖群涛的壮举点赞。

志愿者为牛建兵和廖群涛的壮举点赞。

  在鲁朗小镇惠州援藏干部安排了免费食宿

  旅途中总有难忘的故事,有危险的也有温馨的。牛建兵、廖群涛两人骑行到西藏安久拉山时被野狼追过。

  “我们下到山沟时,被3只野狼盯上了。”牛建兵说,当时他们十分害怕,就加快速度骑行。结果,他们骑行得越快,野狼追得越快。这时,牛建兵一个装着冬天衣物的包裹掉了下来,他们不敢回去捡。后来,两人镇定了下来,决定要稳住。“像遇到狗一样,你越害怕越跑,狗反而越追你。所以我们镇定下来,不再急急忙忙骑的时候,野狼反而不追了。”

  志愿者王书义常常和牛建兵保持联系,得知牛建兵丢了冬天的衣物后,和几位志愿者又捐了钱让他在当地购买冬天的衣物。

  两人骑行到西藏林芝鲁朗小镇时,受到了惠州援藏干部黄细花等人的热情接待。惠州报业传媒集团《东江时报》特派鲁朗首席记者廖桂旭还采访了他们。“他们给了我们很大的精神支持。”廖群涛说,当时黄细花等人帮他们安排了免费食宿。晚上,一个老板还带他们参加了当地的篝火晚会。两人和本地人一起跳起了当地藏族舞蹈。“跳舞时感觉身心放松,缓解了路途的疲惫。”廖群涛说。

  路途遇到很多骑行牛人,常常被感动和震撼

  骑行中,两人在沿途也得到了不少帮助。他们从康定出发后遇上了大雨,当时他们冒雨行进爬坡20多公里,衣服湿透,气温在8℃左右,异常寒冷。幸好他们遇到了免费救援车,救援车把他们送到了客栈。“客栈里有好多骑友都是救援车送过来的。在行走的路途中都有免费救援车队,保护骑车人的生命安全。”牛建兵和廖群涛很感动。

  在骑行路上,牛建兵和廖群涛常常为路途上的人所感动和震撼。在林芝鲁朗小镇时,他们碰到了一位来自北京的中年人。这位中年人推着一个轮胎,单脚推着到拉萨。“他说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挑战自己,走最艰难的路程来证明自己的意志。”牛建兵说,他还遇到一个来自黑龙江佳木斯的男子。该男子从佳木斯出发要徒步到西藏拉萨,已徒步了220多天。“在路上什么牛人都能碰上。”牛建兵感慨道,他们还碰见了一群骑友,骑着3万多元的车子,一个星期就骑完了川藏线,每天只休息几个小时。

  经过19天多的骑行,牛建兵和廖群涛在8月22日下午到达了西藏拉萨。“终于实现我的梦想,超越了自己!”牛建兵激动地说。在拉萨休整一天后,他们从拉萨坐了56个小时的火车回到了广州,再坐大巴回到惠州。

  回到惠州第二天去献血,因体重未达标没献成

  除了骑行,牛建兵的执着和爱心还体现在无偿献血上。除了做志愿者,他坚持每个月捐献血小板。在惠州8年间,他捐献了83次血小板。“我还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很多地方捐献过血小板,走到哪里就捐献到哪里。”他还是惠州市无偿献血大使、惠州市“最美无偿献血者”。

  回到惠州的第二天,牛建兵来到市中心血站想继续捐献血小板。不过因为体重没有达标,牛建兵没有完成献血的愿望。“骑行去西藏前我有62公斤,现在只有47公斤了。”牛建兵说,原本他还想继续辟谷一段时间,但在医生及志愿者的建议和劝说下,他打算逐步恢复饮食。“把身体恢复好,找一份工作好好养家。”牛建兵说,他的下一步目标:辟谷骑行到北京。文/图 本报记者方莲花

分享到:
上一篇:
编辑:曾思玲
分享到:
  • 今日惠州网微信
  • 惠州发布微信
  • 惠州文明网微信

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与今日惠州网无关。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