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童钢琴梦:11岁熊莉考已考取五级 音乐点亮生活

[报料热线] 2239110/18898898855

今天,我们把版面图片

处理成钢琴键黑白色

寄语11岁盲童熊莉

琴键只有黑白两色

却能弹奏出世间最美的乐章

生活就像一架钢琴

白键是快乐

黑键是悲伤

只有黑白键合奏

才能弹出美妙音乐

 

学习盲文是熊莉认识世界的一种方式。

  有一个女孩,她爱弹钢琴,有一个女孩,她双目失明。她叫熊莉,父母都是盲人。她不知道绿色是什么样的,无数次梦见父母也只有模糊的面容。8岁那年,路过琴行,一首曲子,仿佛天籁之音,引领她走进音乐殿堂。从此,她有了自己的梦想,尽管学琴之路并不平坦,但在音乐和爱心的帮助下,她的世界正在变得多彩起来。

  一个梦想

  双目失明的她想学习钢琴

  8月中旬的一天,走进熊莉位于惠城区麦地刘屋山的家里,一曲《献给爱丽丝》钢琴曲响起,听着亲切欢快、柔美动人的音乐从熊莉的指尖流淌出来,众人都放缓了脚步,安静地聆听着。

  《献给爱丽丝》之后,熊莉又接着弹起了《天空之城》的钢琴曲。这是另一种风格,舒缓优美的音乐中带着淡淡的忧伤,熊莉沉醉其中,众人也不忍打扰。

  两首曲子弹完,熊莉在爸爸妈妈的招呼下,从琴凳上下来,双手前伸,摸索着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安静地坐下。

  熊莉出生于2006年,父母都是盲人,或许是受父母遗传的影响,她在2个多月的时候就眼患重疾,双眼视网膜脱落,导致双目完全失明。

  从小就失明的熊莉没有看过这个丰富多彩世界,但在惠州市特殊学校上学的她,通过学习盲文,用她特有的方式来感受这个世界。

  她从课本上知道树叶是绿色的,尽管她不知道绿色是什么样的;她在梦里能看见父母的样子,尽管那只是两张面容模糊的脸;她能听到美妙的声音,尽管她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

  直到父亲熊竻稳告诉她,那是钢琴曲。熊莉才第一次有了自己的梦想:弹钢琴。

  那一年,她8岁。

  一位老师

  跑多家琴行终有人愿教她

  熊竻稳回忆,那是3年前的一天,在放学路上,经过琴行,熊莉突然停下脚步,侧耳聆听,然后问爸爸:“那是什么声音?真好听。”

  熊竻稳告诉她,那是钢琴曲。二级视力残疾的熊竻稳右眼有0.003的视力,他能看到物品大概的轮廓,他知道什么是钢琴。

  但是熊莉完全没有概念。她接着问爸爸:“钢琴是什么?我能摸一摸吗?”

  熊竻稳第一次听到女儿对某件事物如此感兴趣,他有些开心又有些忧虑,但他还是爽快地答应了女儿的请求。

  找了个空闲的时间,他带女儿到家附近的一家琴行。熊莉如愿摸到了钢琴,当她的手指碰到琴键,发出好听的声音时,她有些兴奋地问:“爸爸,我能学习弹钢琴吗?”

  这正是熊竻稳的忧虑所在。有琴行愿意教盲人弹钢琴吗?熊莉能学得会吗?学钢琴的费用他支付得起吗?熊竻稳心里没底。

  熊竻稳和妻子戴晓静都是惠州人,他们在盲人培训班上相遇相识。两人一直靠在盲人按摩店打工赚取生活费。女儿出生后,为了照顾孩子,戴晓静就没有出去工作了。那时候,熊竻稳在一家盲人按摩店打工,全家主要就靠他每月两三千元收入过日子。

  熊竻稳还是咬咬牙,答应了女儿的要求。熊竻稳带着女儿跑了几家琴行,起初都被拒绝了,因为钢琴老师都说,不知道如何教盲人弹钢琴。最后来到一家,终于有一位姓何的钢琴老师表示愿意试一试,如果熊莉能学会,她就教。

  在这里,熊莉终于实现了她的小梦想,她不仅学会了弹钢琴,还考取了钢琴五级。

  有了一架属于自己的钢琴,熊莉直言心情“好舒畅”。对于未来,熊莉还没有想得太具体,她目前就想好好学习,好好练琴。

  一扇大门

  老师把她领进门又离开了

  说起学钢琴的经历,熊莉是高兴的,认识五线谱、学习乐理、摸准88个琴键的位置、练习指法……所有的一切,她都说“不难”,因为她喜欢。

  事实上,普通人学习钢琴都不容易,何况是看不见的熊莉。对此,熊竻稳说,他非常感谢何老师,是何老师耐心又细心地教导,帮熊莉打开了音乐的大门。

  为了让熊莉更好地认识五线谱,何老师不知从哪找到了一本盲文乐谱,这给熊莉带来了极大的方便;熊莉看不到钢琴上的黑白键,何老师就教熊莉通过摸黑键的方式来定位键位;何老师还与琴行沟通,为熊莉争取到了免费练琴的机会……熊莉也很争气,苦练指法,再加上自己的一点天赋和悟性,慢慢地学会了弹钢琴。

  每周一节课,熊莉这一学就是3年。如今她考过了钢琴五级,一些简单的曲子,她听几遍就基本能弹出来。对于已经有些基本功的熊莉来说,灵敏的听力是个极大的优势,当许多人还需要一边看谱一边练习的时候,她已经能够在心中记下乐谱,全情投入到弹琴之中。

  正当她对钢琴世界满是憧憬的时候,今年暑假,琴行的何老师辞职了。因为目前联系不到何老师,熊竻稳也不知道何老师是跳槽到其他琴行了,还是转行了。

  失去了何老师的指导,熊莉也唯有暂停钢琴课。此前不久,熊竻稳也辞职了,他自己开了一间按摩店,创业初期,客人寥寥,倍感艰辛。

  还能继续学习钢琴吗?熊莉不知道,熊竻稳也不知道。

  一次转机

  社工为她学琴发起了倡议

  7月,转机来了。

  惠城区龙丰街道办事处街政办主任林可华在一次探访中,了解到熊莉的情况,就想帮帮这个小女孩。林可华联系了辖区的惠州市星缘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社工杨统思。

  杨统思对熊竻稳并不陌生。6月份,他策划了免费为3对残疾人夫妻拍摄婚纱照的活动,熊竻稳夫妻就是其中一对。“我没想到他们的女儿也是盲人……”杨统思说,他多次接触熊竻稳,但都没听熊竻稳提起过女儿的情况。

  杨统思再次到熊竻稳家里探访,这次他见到了熊莉。虽然没能听到熊莉弹琴,但他了解到熊莉最喜欢坐在黑白相间的钢琴旁边,舞动着手指,让那一个个黑白键变成美妙生动的音符。熊莉总是抓住一切机会练习钢琴,在没有钢琴的情况下,她就在桌上练习指法。“熊莉虽然看不见阳光,内心却充满阳光。”

  7月17日,探访熊莉后,杨统思发起了一个倡议,号召社会热心人士捐赠一架钢琴给熊莉,圆熊莉的一个梦想。同时,也号召有爱心的声乐培训机构免费提供钢琴培训及赞助。

  倡议在他的朋友圈、在社工机构的微信号发出。几天过去了,几乎没有反响。怎么办?杨统思着急,他的妻子刘瑛了解熊莉的情况后,也跟着着急。

  一个惊喜

  一家机构愿免费提供培训

  不能干着急,也不能干等。

  杨统思和刘瑛主动找了几家钢琴培训机构,但收效甚微。“我这人脸皮薄,30岁了,从没有这样低声下气去求过人。”刘瑛说,一次次被拒绝后,尽管心里不好受,她还是坚持着,因为这是为了熊莉,不是为了自己,面子此刻不重要。

  刘瑛通过微信在各种群里广撒网。功夫不负有心人。7月22日,有人在微信留言,说有家艺术培训中心可以免费为熊莉提供钢琴培训。“这种感觉,比中奖还要爽。”刘瑛说。

  第二天,杨统思和刘瑛就带着熊竻稳和熊莉去了那家艺术培训中心。“老师弹了一小段,熊莉基本能弹出来。”刘瑛说,那是她第一次听到熊莉弹钢琴,她听着听着,也流泪了,或许是为自己的坚持,也或许是为熊莉的坚强。

  该艺术培训中心运营总监张晋冬说,熊莉听力比较敏感,听音高能力较好,这对学钢琴是一个优势,但她的基本功还需加强培训。另外,熊莉弹琴还是不够自信,放不开。了解到熊莉想走专业路线后,该中心就指定了专门的老师与她对接,为熊莉提供规范和系统的培训,同时将利用中心平台,多安排熊莉参与演出,提升她的自信心。

  因为暑假期间,该中心的钢琴课已经排满,将在开学后安排熊莉上课。“我们将免费为熊莉提供培训,直到她达到业余钢琴十级水平。”张晋冬说,普通孩子要练习七八年才能达到十级水平。

  得知这一切,熊莉高兴地笑了。

  一场募捐

  为她捐6天营业收入买琴

  培训的事解决了,但事情还未完。

  刘瑛决定再做一件大事:为熊莉筹集一架钢琴的资金。

  刘瑛说,送熊莉去琴行那天,刚好下完大雨,路面很多水坑,虽然有人搀扶,熊莉还是绊倒了很多次,踩到泥水坑很多次。“我第一次真实地感觉到他们生活的不易。”刘瑛说,虽然为熊莉找到了免费培训的机构,但她的父母是盲人,出行不便,难以接送。如果家里有架钢琴,熊莉就可以随时练琴了。“更多的是希望在她孤独的童年里,钢琴能成为她的陪伴。”

  一架钢琴并不便宜,基本都要上万元。如何筹集这笔资金?

  刘瑛自己开设了一家小儿推拿中心,经过和团队商量,决定把7月25日至7月30日6天所有的营业收入捐献出来,活动期间,小儿推拿的费用由之前的固定90元/次调整为50元起,不设上限,为了保证透明和公开,统一收取现金并且直接投放于捐款箱,由专人登记和监管。“这个公益活动得到40多个人的支持,有的顾客直接把几百元投进了捐款箱,有的朋友没有推拿也来捐款。”刘瑛说,最终筹集到了6010.6元。

  一架钢琴

  女儿可随时在家练钢琴了

  6000元能买到一架钢琴吗?

  刘瑛知道,很难。她又厚着脸皮联系了那家艺术培训中心,说明了情况。该艺术培训中心表示,有一些二手钢琴,可以让熊莉过来挑选。

  7月31日,刘瑛带着熊莉去挑钢琴。最终熊莉看中了一款八成新、售价约9000元的钢琴。“虽然他们钱不够,但我们也不想打击小姑娘学琴的积极性。”张晋冬说,经向公司总部申请,最终以6000元的价格将该钢琴卖给了熊莉。“我们也一起做公益了。”

  8月1日,钢琴送到了熊莉家里,就摆在饭厅的一角,与按摩床相邻。终于可以在家里随时练琴了,熊莉直言心情“好舒畅”。今年9月,熊莉就要上五年级了,对于未来,熊莉还没有想得太具体,她目前就想好好学习,好好练琴。

  心情舒畅的还有熊莉的父母。“女儿终于可以安心学琴练琴了,希望她能珍惜机会,好好学习。”熊竻稳说,“非常感谢所有帮助我们的人。”

  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帮助熊莉实现梦想,刘瑛也觉得心情舒畅。“我不是活雷锋,曾经我也是追梦少年,帮她,其实是成全另一个时空里的自己。”刘瑛说,“我是做小儿推拿的,我知道按摩推拿的辛苦,我希望熊莉因此改变命运,用来弹钢琴的手,不要去做按摩。”

当熊莉弹起《小奏鸣曲》时,弟弟会在一旁手舞足蹈。

  特写

  熊莉和她的家庭

  采访期间,戴晓静一直在忙着照料11个月大的儿子。戴晓静视力一级残疾,左眼完全看不到,右眼有一点光感,但她依然能独立给儿子冲奶粉、换尿片,换衣服,甚至洗澡。11年前,她也是这样照顾熊莉的,只不过,当年初为人母,一切都没有那么熟练和周到。

  至今,戴晓静和熊竻稳依然为对熊莉的照顾不周感到内疚不已。文化水平不高,对遗传知识不了解,加上两人基本看不见,他们没有及时发现熊莉的异常。熊莉2个半月大的时候,就得了败血症,及时治疗之后,熊莉的爷爷就发现她眼睛有异常,再去医院看时,已是严重的黄斑性病变,视网膜脱落。戴晓静就是因为视网膜脱落而致盲的。医生也说不清楚,熊莉是因为疾病还是遗传导致失明的。但作为父母,得知女儿未来将和他们一样,双目失明,戴晓静和熊竻稳心里一直不好受。

  所以,2016年,当他们的儿子出生时,熊竻稳就跟医生说,其它不管,先检查眼睛。“医生检查后发现儿子眼睛好像是有点异常,但没有确诊。”熊竻稳说,在医生的建议下,儿子出生第二天就被送到了广东省妇幼保健院,顺利做了相关的手术。如今,儿子已经11个多月了,眼睛乌黑明亮,会满屋子爬,也喜欢扶着桌椅走路,看到地上、桌上的物品,还会拿起来玩。

  “医生说现在看来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熊竻稳说,尽管如此,他们还是不敢大意,每个月定期带儿子去广州复查。“不能再出现熊莉那样的情况了。”

  熊莉很喜欢弟弟,当父母忙不过来时,她会帮忙照顾弟弟。当弟弟想扶着茶几转圈走时,熊莉会用手先摸一摸茶几,确认上面没有东西,再让弟弟走;当弟弟想睡觉时,她会抱着弟弟进房间,给他唱催眠曲,轻拍他入睡。

  弟弟也很喜欢姐姐,尤其是当熊莉弹起《小奏鸣曲》时,弟弟会在一旁手舞足蹈,咯咯地笑。每当这一刻出现,戴晓静就倍感欣慰,常人儿女双全的幸福,也大抵如此吧!

分享到:
上一篇:
编辑:梁小曼
分享到:
  • 今日惠州网微信
  • 惠州发布微信
  • 惠州文明网微信

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与今日惠州网无关。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