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深耕旅游产业 推进旅游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报料热线] 2239110/18898898855
游客在巽寮湾三角洲岛游玩。 本报记者钟畅新 摄

  游客在巽寮湾三角洲岛游玩。 本报记者钟畅新 摄

  日前,来自惠城区的10多名小朋友在家长的带领下来到博罗县公庄镇体验乡村民俗。在村里,灶台、手推车、石头碾子、土房子,让城里的孩子们感到新奇极了。他们一会儿采摘果园里的水果,一会儿喂小动物,手拉手奔跑在田野上,开心极了。家长在孩子们玩的过程中还教给他们一些农业常识。如今一到周末,我市博罗航天育种示范基地、湖镇金桦葡萄园、惠东范和古村等乡村旅游点人气十足。乡村旅游和休闲农业的繁荣正是我市推进旅游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成果。

  近年来,我市抓住机遇,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实践中,激活了惠州旅游“一池春水”,推动产业融合,深耕本地资源,增加旅游产品供给,扩大旅游消费市场,推进旅游业持续快速健康发展,为经济稳增长、调结构提供持久动力。

  供给矛盾

  旅游六要素挖掘不够充分

  凭借多年的积淀,旅游产业已经成为我市经济发展的重头戏。然而,与国内很多地方一样,我市的旅游产业同样存在着供给与需求的矛盾。

  市旅游局有关负责人介绍,惠州旅游产业融合有待进一步加强,旅游与农业、文化、体育、商务等产业没有很好地融合,没有丰富的产品内涵,仍然需要打造更多产品将游客留下来。旅游品牌影响力有待进一步提升,龙头项目和龙头企业还很少,现有的旅游项目绝大部分是小项目,性质比较单一。此外,旅游全要素有待进一步激活,“吃、住、行、游、购、娱”六要素挖掘得还不够充分。

  “惠州旅游资源丰富,拥有山、海、湖、林、泉、江以及雄厚的文化底蕴,但是不能只简单地靠海吃海,靠山吃山。”华南理工大学经济与贸易学院、旅游与酒店管理学院教授吴志才认为,目前惠州旅游项目绝大多数依靠自然资源发展,文创、体验、旅游综合体等旅游项目较少,布局失衡。同时,在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配套方面存在短板。

  《惠州市旅游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出,以调整产业结构、优化空间布局、促进产业融合发展、发展全域旅游、构建有利于旅游产业发展的政策环境为重点,培育发展壮大观光旅游、度假旅游、康体休闲、商务旅游、文化旅游、专项旅游、特色旅游等七大产品体系。同时,加快系列重点项目建设:包括惠州西湖风景名胜区等在内的现有重点旅游景区的提升项目11个,象头山生态旅游度假区在内的17个新资源开发项目,智慧旅游系统构建等在内的6个旅游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全域旅游示范区在内的5个惠州旅游重大基础设施项目,莲花山生态旅游区等在内的18个国家4A级旅游景区创建项目,惠州西湖风景名胜区在内的3个国家5A级旅游景区和国家旅游度假区创建项目。到2020年,惠州市游客接待总量达到7700万人次,其中过夜游客3300万人次,旅游总收入达到640亿元,相比2015年增长一倍。

  产业融合

  乡村旅游形成多元发展格局

  “听说博罗有民宿上央视了,特意过来瞧一瞧。”“五一”假期,来自广州的游客李莹莹在博罗横河一家乡村特色民宿里拍照。横河镇的民宿因为上了央视瞬间成了网络热搜的“网红”。横河镇依托山林环绕、瓜果飘香、溪流古村交织的优美环境,主打乡村生态游,建设乡村绿道,完善基础配套设施。随着乡村环境的不断改善,越来越多人加入到横河镇民宿创业大军中。

  位于博罗县横河镇的禾肚里稻田酒店是如今惠州最具特色的民宿之一。丰收季节里金色的稻田、美丽的莲池、有趣的陶艺吧,别具一格的风景吸引不少游客到横河体验。“这家民宿所在位置与博罗主要的景点并不近,但不少游客为了到这里拍照游玩而选择入住,到了周末客房就供不应求。”博罗县文体旅游局副局长陈雪花说,现在不少禾肚里周边的村民也将自家的房屋改造成民宿。

  “当人们意识到绿水青山的宝贵时,他们对这片土地的感情也就更加深厚。村民吃上旅游饭,更加精心爱护村里的环境,都会让当地乡村更具色彩和发展力,同时这也让游客越来越喜欢乡村的独特文化。”陈雪花说。目前,我市乡村旅游已经形成了赏花采摘、观光垂钓、生态农场、古村落、民宿体验等多元发展的乡村旅游格局。全市共有2000多家农家乐、300多家采摘果园,惠州乡村游已步入发展快车道,乡村旅游休闲经济正在向纵深发展,成为我市旅游行业中一道独特的风景。

  市旅游局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接下来将结合全市乡村旅游发展规划、县域旅游专项规划,将全市乡村旅游在空间上划分为北部和东部山地乡村旅游区、中部农田生态观光体验区和南部滨海特色农业生态旅游区三大功能区。同时,推动重点景区连接线和乡村旅游环线建设,打破交通瓶颈。此外,推进和美乡村 “提质升级”,提升乡村景区的管理,推动乡村旅游A级景区创建。

  针对时下正热的乡村民宿,市旅游局也计划引导农民因地制宜建设民宿项目,对民宿整体形象及服务品质进行规范。

    市民带小孩在惠阳良井镇葡萄园体验乡村游乐趣。 本报记者王建桥 摄

  市民带小孩在惠阳良井镇葡萄园体验乡村游乐趣。 本报记者王建桥 摄

  深耕业态

  串珠成线打造百里国际滨海旅游长廊

  “我们原来只打算来巽寮湾玩一圈,没想到后来从一日游变成了两日游。”刚刚过去的周末,深圳游客叶才和朋友到惠东自驾游,他们本想着下海游泳吃个海鲜就回去,没想到现在巽寮湾有了帆船基地、华家班汽车特技表演、杂技灯光秀,还在民宿住了一晚,悠闲地在巽寮过了一个周末。

  和叶才一样,越来越多游客亲身感受了惠州滨海旅游的变化。惠州把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机遇,瞄准供给不足,挖掘旅游要素,培育旅游新业态,激发旅游消费潜力和发展活力。如今的滨海旅游格局,从点到面,串珠成线,正大踏步从景点旅游迈向休闲度假旅游。

  近年来,惠州明确打造海洋强市,将丰富的滨海旅游资源优势转化为新的经济增长点,打造百里国际滨海旅游长廊,引进了恒大、万达、巽寮金融街、平海万科、稔山碧桂园、北京中青旅稔平半岛国际旅游度假区等大型综合旅游项目,极大地带动了滨海旅游的发展。在巽寮湾获评国家4A级旅游景区后,游客纷至沓来。经过近几年的积淀,围绕巽寮湾景区周边开发的景区 (点)进入一个爆发期,水上运动、滨海观光、滨海文化旅游、民俗参与项目等旅游新业态蓬勃发展。

  惠州市港中旅国际旅行社董事、总经理妙建博告诉记者,以前游客来到巽寮湾,白天看海游泳出去捕鱼,晚上就只能在沙滩散散步,很难留住客人。“我们想做两日游,还不知道带游客去哪里玩。”妙建博说,现在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白天可以上海岛潜水,去帆船基地体验帆船,晚上有很精彩的夜间表演,汽车特技、杂技等。很快,还将有冰雪王国、水上乐园、户外拓展、野炊等新项目落户巽寮。“一个晚上,华家班汽车特技秀最多有超过1000名游客去看,一张票原价是100元。”妙建博说,以前到巽寮湾的团队游客人均消费一天100多元,但是现在至少有300元。

  如今,我市滨海旅游不仅深受省内游客的青睐,还成了省外游客向往的旅游目的地。这两年,湖南、江西、福建、广西、四川等地游客纷至沓来,甚至有游客留在滨海住几个月过冬。

  服务覆盖

  旅游服务“六大覆盖”满足游客需求

  “惠州旅游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从旅游管理体制、旅游产品以及公共服务体系入手。”吴志才认为,现在整体旅游消费正在从景点旅游向全域旅游改变,旅游局的职能已经从单一的行业管理向推动综合产业发展方向转变,那么就要从管理体制的顶层设计上入手。

  在旅游产品开发上,除了要注重旅游产业融合,做好“旅游+”文章,还要特别注重提升老百姓的素质。“现在游客有个新的旅游概念就是旅居,不仅把自己当做游客,还要在旅游目的地住上一段时间,成为当地居民。”吴志才说,当地居民的活动行为,会影响游客的旅游体验,如何让游客感受到难以忘怀的人文风情也要下功夫研究。

  “以前的城市公共服务设施主要为当地居民服务,如今惠州在城市公共配套服务设施上既要考虑当地居民的生活休闲需要,也要满足外来游客的旅游需求。”吴志才建议。

  记者从市旅游局了解到,目前,惠州为适应现代旅游综合产业发展,已经探索开展以“综合协调+专项保障”为特征的旅游发展委员会、旅游警察、旅游巡回法庭、工商旅游(市场监督管理)分局“1+3”旅游管理体制改革。旅游发展委员会将涉及本地居民休闲和外地游客旅游的30多个部门职责整合起来,惠州旅游发展从部门单一发力向多部门协同配合转变。

  接下来,市旅游局将继续深化旅游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打破观光旅游、团队旅游、景区景点旅游等以生产为导向的传统旅游发展模式,积极探索满足个性化、多元化旅游需求的旅游发展模式。通过实施“一核引领、三线推进”战略,“一核”即以环西湖城市中央休闲区为核心;“三线”指环罗浮山生态旅游带、环南昆山生态旅游带、环大亚湾滨海旅游带,打造乡村旅游品牌,突破景区(点)经济,构筑龙头引领、多元发展、全域覆盖的空间布局。

  同时,在旅游服务上实现智慧旅游全覆盖、旅游厕所全覆盖、旅游标识系统全覆盖、旅游交通全覆盖、生态慢行系统全覆盖、旅游服务全覆盖“六大覆盖”,满足日益增长的自助游游客需求。通过不断打造独特的城市风貌、完善的服务体系、和谐的社会环境、丰富的休闲业态,提升城市品质,建设绿色化现代山水城市,打造推进旅游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惠州样本。 本报记者谭 琳

分享到:
上一篇:
编辑:曾思玲
分享到:
  • 今日惠州网微信
  • 惠州发布微信
  • 惠州文明网微信

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与今日惠州网无关。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