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中医药产业系列深度报道之规划篇——亟待规划东风 扬帆驶向蓝海

[报料热线] 2239110/18898898855

  惠州,一座具有中医药基因的城市,中医药在这座城市的发展中从未缺席。

  从葛洪著《肘后备急方》到“洞天药市”盛极一时,从罗浮山青蒿种植到百草油走出国门,从中医科学大会举行到建设全省中医事业创新示范城,惠州中医药在传承中发展,并瞄准这个产业的蓝海。

  惠州中医药产业做大做强号角吹响。市《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用8~10年时间,加快发展石化能源新材料、电子信息两个万亿级先进制造业集群,培育壮大生命健康新支柱产业,构建“2+1”现代产业体系。

  在建设粤港澳大湾区的当下,在惠州深度参与塑造健康湾区的工作中,作为发展大健康产业的重要内核,中医药产业再次壮大与深度合作按下“快进键”。

  惠州的中医药产业,面对机遇,亦面临挑战。

  一棵小艾草,都有谁来管?

  “一棵艾草,我都不知道归哪个部门管,农业、林业还是食药监?”在解决企业困难“直通车”活动现场,暨晴生物制药有限公司董事长黄建香曾提出这样的疑问,让在场的有关部门“一把手”顿时答不上话。

  暨晴制药是利用罗浮山道地中草药——红脚艾作为原料,经提炼制成高附加值产品。公司在博罗设有几百亩艾草种植基地,但对于药用艾草的种植、加工等,缺乏标准制定、部门管理分散,企业有问题不知道找谁。

  黄建香的困惑,并非个案。在一次药企座谈会上,包括罗浮山国药、新峰药业、九惠制药等中医药企业代表纷纷提及,从种药、买药到制药、卖药,面对的部门五六个,有时真不知道该找哪个。

  对此,曾有市领导直言:“惠州中医药产业,存在四大‘欠缺’——机制体制欠缺、产业规划欠缺、复合型人才欠缺、产业化能力欠缺。”在这四大“欠缺”中,“机制体制”涉及产业的顶层设计,简而言之就是谁来管、怎么管。

  目前,中医药产业在国家层面实行“分线分段、条块结合、多部门协同”的管理体制,中药材种植归属于农业部和林业部,中药饮片加工和中成药的制造属于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管理,中药的流通出口又属于商务部管理,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负责的中医医疗服务只是中医药健康产业中的一部分。

  中医药管理目前的“九龙治水”局面,直接削弱了产业发展的凝聚力。

  中医药产业需统筹发展

  继我省云浮、河源、肇庆、汕头、佛山五市成立中医药局之后,惠州的新一轮机构改革中,在市卫生健康局内设了市中医药发展局。

  “市中医药发展局的职能是拟订促进中医药事业发展的规划、措施并组织实施,指导中医药服务体系建设;研究提出发展中医药健康产业建议;负责中医医疗、预防、保健、康复等监督管理;监督中医医疗、民族医疗、保健等机构管理规范和技术标准的执行;推进中医药科学研究、技术开发、科普教育和国际传播。”市卫生健康局相关负责人介绍。

  据悉,云浮市独立设置了副处级的中医药局,对云浮的中医药综合改革工作起到了极大推动作用。

  近年来,云浮市对中医药产业频频发力,编制了《云浮市健康产业发展规划(2015~2025年)》,提出打造“南药名城”,力争到2020年全市中药产值达500亿元。在岭南道地药材产业链中,云浮崭露头角,其中新兴县是“中药炮制之乡”、罗定市是“肉桂之乡”、郁南县是十大广药之一巴戟天的主要产区。目前,云浮市正全力加快建设广东省现代特色南药试验区,组织实施国家中医药传承创新改革先行先试示范工程,规划建设云浮市健康医药产业园和罗定市中药提取产业基地两个专业园区。

  去年初,我市成立了惠州市中医药发展工作领导小组,今年8月调整了成员单位,由卫健、发改、工信、市场监管、生态环境、自然资源等19个部门组成,统筹推进我市中医药发展工作。接下来,还将建立联席会议制度,为中医药相关企业提供政务服务,进一步精准对接企业需求,简化办事手续,优化审批流程,提供技术指导。

  谈到惠州中医药产业统筹发展,多个部门相关负责人认为,中医药产业要真正实现统筹发展和即时服务,必须改变目前多头管理的局面。

  惠州中医药企业整体规模小

  近几年,我市医药产值每年均以30%以上的速度增长。2018年中药生产总值超过20亿元,但在全市工业GDP中,所占比例非常小,远远不足以成为我市一个支柱产业。

  惠州“2+1”产业集群中,电子信息产业和石化能源新材料产业正朝着万亿级产业集群的方向发展。目前,惠州年营业收入超过100亿元的10家企业,绝大多数分布在石化能源与电子信息产业。

  反观大健康产业,至今尚未形成特色鲜明的产业集群。“惠州中医药企业整体规模不大,至今没有一家年产值超过10亿元的企业。”市卫生健康局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惠州中医药企业中,年产值最高的罗浮山国药,去年总产值仅为8.39亿元;新峰药业、九惠制药等龙头企业的产值均在2亿~5亿元之间。惠州多数中医药企业呈现规模小、发展慢、分布散、低层次的特点,全市中药生产企业无一家上市企业,未能塑造个性鲜明的品牌形象。

  广东是个中医药大省,仅2017年年产值10亿元以上的中药企业就有10家,但惠州尚未占有一席之地。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制约我市中医药产业发展的诸多因素交织,例如产业规划缺位,战略发展方向不明;保障体系缺位,产业发展动力不畅;种植体系零碎,规模发展效益不大;制药体系低端,聚集发展程度不高;科创体系较弱,市场发展能力不足;应用推广无序,融合发展平台不多……

  以中药制剂产品为例,目前我市中药制剂产品多为普药,高技术含量低,全国有多家厂家生产,市场竞争激烈,利润空间有限。2016年全市单品种年销售额超过5000万元的中药制剂,只有罗浮山国药的风湿膏药和消炎利胆片、新峰药业的感冒灵颗粒等3个品种,企业普遍缺乏打造过硬拳头产品的能力。

  同时,我市中药出口以港澳台和东亚、东南亚地区为主,无序竞争现象严重,出口产品技术含量低,药材约占70%,“下游产业订单+上游优质资源+研发创新技术+行业标准认证+产品推广服务”的全产业链融合发展模式亟待形成。

  此外,我市中药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遇到场地不足、产能受限以及环保等问题而进入瓶颈期。

  亟待出台健康产业发展规划

  惠州中医药的历史与传承,使其社会关注度不断加深;中医药产业发展步子,正越迈越宽。

  从葛洪的《肘后备急方》中获得灵感,屠呦呦发现提取了青蒿素,获得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2016年与2018年,第三、五届全国中医科学大会在罗浮山举行,惠州中医药梦想再起航。

  《惠州市创建国家中医药综合改革试验区实施方案》提出“设立中医药综合改革发展专项资金,确保每年中医药健康服务投入占卫生健康事业总投入20%的基础上逐年提升”,为惠州中医药传承发展注入了强心剂,今年市财政预算中医事业补助经费为去年的5.6倍。

  2月18日,《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正式发布,其中多个章节提及中医药工作。作为发展大健康产业的重要内核,在惠州深度参与塑造健康湾区的工作中,中医药产业壮大发展加速推进。这与惠州定下的2019年重点工作不谋而合,市《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建设全省中医事业创新示范城,编制实施健康产业发展规划,扶持中医药产业发展。

  “要积极参与粤港澳大湾区开放创新,加强区域科技创新合作,主动吸纳广州、深圳等发达地区制药行业创新要素外溢。”市市场监管局相关负责人认为,在粤港澳大湾区框架下,惠州中医药产业要实现互补、融合发展,必须更加注重发展原研药和创新药,加大制药行业高素质管理人才和技术人才的引进,引导资金向创新领域、核心研发和重点技术项目集中,推动制药产业进一步由粗放式的体量增长向精细化的质量提升转变。

  “大健康产业要发展成为第三大支柱产业,最重要的是我市亟需通过研究制定健康产业发展规划,指导推动我市形成特色鲜明、功能互补、具有竞争力的大健康产业,并实现快速协调发展。”市卫生健康局相关负责人认为。

  ◎他山之石>>>

  南阳出台中医药发展扶持政策

  1月29日,河南省南阳市新成立的中医药发展局正式挂牌成立。该局作为南阳市政府36个组成部门之一,和卫生健康委员会并列。

  南阳是“医圣”张仲景的故里,也是中医药大市。2012年,南阳在全国率先成立了正处级规格的中医药管理局,作为卫计委组成部门,全市12个县区也都成立了中医药管理局或中医药发展办公室,实现了编制、经费、业务独立,理顺了市、县中医药管理体制,全市中医药管理机构建设居全国之首。

  2016年12月,南阳市被列为国家中医药综合改革试验区。为打好张仲景这块招牌,南阳市设立张仲景基金会,中医药投入达3600万元。2016以来,南阳市县两级财政仅中医堂(馆)建设就投入1759万元,并实施“仲景传人”培养计划,联合创办仲景书院,打造书院品牌,培养一批名医大家和在国内外具有重要影响力的学术带头人。

  南阳市还利用试验区赋予的政策优势和先行先试精神,出台《关于推进国家中医药综合改革试验区建设扶持措施》,在7个方面出台22条措施,扶持力度空前加大。

  惠州日报记者李向英 张斐 特约通讯员苏秉成 通讯员陈晓强

分享到:
编辑:大快
分享到:
  • 今日惠州网微信
  • 惠州发布微信
  • 惠州文明网微信
  • 惠州头条APP

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与今日惠州网无关。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