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华传承商贸基因 续写振兴篇章

龙华村的古建筑,虽然历经风雨,但依然能让人感受到这里曾经的繁荣与鼎盛。 黄克锋 摄

虽然历经数百年的风雨沧桑,但是绳武围依然有着震撼人心的强大力量。 黄克锋 摄

  龙华,在龙门县,既是一个村的名字,也是一个镇的名字,同时也是一个社区的名字。三重身份重叠在一起,足可见当地人对龙华这个名字的喜爱与重视,也能看出该地在龙门的地位。

  龙华村,坐拥古老集市龙华圩。行走在龙华村,古老厚重的商业气息扑面而来。宽可驱车,规整笔直的骑楼街通衢,沿江而列的古代码头,谷行巷等富于商业特色的名字,街角便于车马转圜的圆形设计,高大洋气的古建筑,虽然历经风雨,但依然能让人感受到这里曾经的繁荣与鼎盛,以及正在传承的商贸基因。

  繁华从古籍中走来

  这个位于龙门县中部的村落,曾经是龙门商贸地理版图上的一颗明珠。在以水路为主要交通方式的年代,毗邻增江的龙华是大货船从广州北上所能到达的终点,也是大货船从龙门南下珠三角的起点。龙门所产的稻米、竹木、柑橘、蜂蜜、松香、笋干、腐竹、铅锌矿石等从这里扬帆南下,广州、佛山等所产的洋布、食盐、火柴、蔗糖、煤油、瓷器等生活物资到达这里,转小船或陆路集散到全国各地。至今屹立在龙华村口的望江亭和数百年的龙眼树,见证无数家庭的分别与团圆,惊喜与落寞,也见证无数商贾的光荣与梦想,坎坷与沧桑。

  在龙门当地,作为主要径流的增江,流经境内的各段名字不尽相同,从主要源头地派水开始,上游称作西林河,中游称作龙门河,进入永汉及增城下游则称为增江。龙华村因驻地在龙门河南岸,商贸兴盛,早在明朝洪武年间这里已成繁华圩集,因此称为龙华。

  这座因商而得名的村落,是当时增江繁华水道上的一颗明珠,自然也成为各路英雄追逐梦想、积累财富的黄金热地。

  距龙华村不远处的水坑村,当时称“蓼溪龙江围”,李氏五世祖李梅庄,字孟盛,是其中代表。据清代《李氏家谱》记载,“龙华圩,梅庄祖税业也,建有铺位,建造圩亭二十四间以便商户买卖,每间租银一元,四面之铺各房起造共三十二间,后有买卖……”李梅庄在龙华村开创的产业遍及良田、旅社、圩亭、铺位、运输、房产等各个领域。

  李梅庄在龙华圩致富之后,反哺家乡,服务乡邻。李氏后人为纪念他的功业,为他建设了雄伟的祠堂“孟盛李公祠”,这也成为水坑古村落地标性建筑之一。

  明万历元年(1573),李梅庄的孙子李震达,字素闲,迁出蓼溪龙江围,移居龙华圩旁,成为龙华李氏的开基之祖。李震达不倚祖荫,自谋新路,他把自己在龙华圩建的第一栋建筑命名为“鼎革楼”,以展示他由农入商,革故鼎新的志向。

  后来的发展历史证明,李震达的眼光是超前而准确的,由他分支出来的龙华李氏,虽然比水坑李氏晚了两百多年,后来又遭土匪洗劫受重创,但是却延续并光大了祖地的辉煌。在明清两代,绳武围李氏以龙华圩为根据地,先由农入商,打造了雄踞一方的商业版图;后由商入儒,在科举事业上也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成为粤东有名的高门大户。

  雄奇古堡绳武围

  明朝中晚期商品经济的发展,促进了龙华圩的进一步繁荣,当时龙华圩两岸的增江码头上,商贾往来十分频繁,李家的产业在这个时候迅速扩张,积累了大量的财富。到了明清鼎革之际,社会动荡不安,龙门万山丛林中,有很多啸聚山林的匪寇,他们觊觎龙华李氏的财富,最终血腥地洗劫了鼎革楼。

  这场骇人听闻的事件,不仅使得龙华李氏遭受重创,险些灭族,也给龙华和龙门人留下深刻而惨痛的印象,龙门县志中称之为“鼎革楼难”。在这场劫难中,龙华李氏只剩下一个男孩李待举(字莘士)幸免于难,他凑巧去了外婆家。鼎革楼难发生时聪慧而好读书的李待举才十五岁,就在族人被屠杀之前,他刚刚经历了丧父之痛和亡国之哀。他的父亲李士贵(字主兑)当时是廪生,博学能文,听闻崇祯皇帝自缢煤山,忧愤而亡。

  清军勘平粤东之后,匪寇遁迹,李家祖业得以渐次恢复。李待举痛定思痛,和族人一起,发奋图强,艰苦创业,开始创建绳武围。为纪念他的父亲李士贵忧国而亡的铮铮气节,李氏子孙在绳武围中轴线上修建了雄伟的祠堂,并参考龙江围的“孟盛李公祠”的命名方式,以李士贵的字号“主兑”命名祠堂为“主兑李公祠”。

  龙华便利的营商条件促进了李氏的崛起。经过两代人的努力,到李待举的孙子李隶中时,李家在龙华的商业版图重新打开,家业再次光大,防御功能完备的绳武围也终于修成。值得一提的是自李士贵为廪生开始,李家经商业儒并举,经过李待举的弘扬,到李隶中时已经颇有成效,李隶中也成为绳武围第一个举人,自那以后,绳武围陆续出了8个举人,14名贡生,传为美谈。

  虽然历经数百年的风雨沧桑,但是绳武围依然有着震撼人心的强大力量。这座坐南向北的古建筑,总面阔168米,总进深93米,占地面积约15632平方米,由围墙、祠堂及周边的三合院式的民居组成。四周围墙高大结实,内墙有跑马道,墙体有枪眼,围墙共设有六个高两层的角楼,保证各个角度都不会有死角,祠堂有一个正门和一个侧门,侧门正门上题写着“耘经”二字,正门上题写着“绳武”二字。

  “耘经”即耕耘经史的缩写,表达了对子孙以儒进业的期许。“绳武”二字典故出自《诗经》“昭兹来许,绳其祖武。”即希望子孙能继承祖先亦儒亦士,亦商亦农的业绩。在围屋二进中堂挂有一块写着“泽荫堂”的匾额,是河源清代著名世家大族颜氏代表人物颜检所题,字体雄健刚劲。寄托着先人希望泽荫后世的愿景,泽荫堂李家在清代也成为龙华的物业管理单位。

  除了寓意深刻的匾额、固若金汤的建筑,绳武围上巨大的镬耳封火山墙也极具岭南特色。“镬”即锅,镬耳即锅之两耳,在五行中属金,金能生水,金能克木,中国古代建筑以木质结构为主,因此防火是第一要务,将封火墙修成镬耳状,既有实用功能,又富于哲学意蕴和美学构思。修筑这种封火墙需要较高的技术和成本,多为仕宦巨富之家或者庙宇衙门所采用,因此在民间的传说中,也将其视为官帽,寓意光耀门楣。

  精神是物质的基础,无论是绳武围的修建还是李氏子孙在科举功名上的荣誉,都得益于龙华繁华的商业文化所带来的稳定持久的财富。因此,绳武围也是龙华村因商业而崛起的标志。

  以井教子,清白家风蕴深意

  龙华古村注重文教,自清代李隶中中举之后,子孙累有功名,祠堂前次第排列的功名石便是家族荣誉所在。为了传承读书的事业和清白的家风,李氏祖先除了营建各种高规格的私塾书屋之外,还在建筑细节中注入道德的内涵,让子孙浸润在清白端正的家风之中。

  水井是围屋的标配,在没有自来水的古代,也是人们日常去得最多的地方,李氏先祖也将水井作为教育子孙的重要场地。在绳武围主兑李公祠的旁边,有一口建于乾隆32年(公元1768年)的水井,深度达8米,井水不涸不溢,甘凉清澈。井底以河沙和白瓦滤水,井面以麻石板覆盖,数百年来,被踩踏得平滑细腻。

  与其他地方水井不同的是,这口水井上面有三个提水口,呈品字形排列。这其中既蕴含着道家“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吉祥寓意。也蕴含着先祖希望子孙注重品德,清廉如水,不满不溢,清白传家的美好愿景。而且水井与祠堂巧妙地结合在一起,也重在警醒子孙,要慎终追远,饮水思源。几百年来,每当李氏子孙路过祠堂,来到品字型的水井边取水时,必定稍事伫立,对自己的德行,一日三省,无形之中,也形成了强大的教化能量和凝聚力。

  正是这种春风化雨、无处不在的道德教化,使得李姓子孙为民则孝悌和睦,为官则清正廉能,数百年来,家风世继。以绳武围出的第一个举人李隶中为例,他为官山东时,面对决堤的黄河之水,为了减轻百姓负担,他不仅捐出薪俸,还嘱托弟弟李晃中在家中筹措经费,向粤商贷款垫资,帮助灾民渡过难关。事后灾民要为他立“德政碑”,被他婉拒了,最后卒于任上。他的侄儿李步蟾,为官甘肃,被称为“李青天”,和叔叔李隶中一样,他也在任上病故,灵柩回粤时,士民一路焚香哭送。同这二位一样,龙华李姓子孙,虽薄涉仕宦,但政声尤著。

  时光流转,风雨沧桑,民国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绳武围淹没在岁月的长河中,但是先人的荣光依然感染着李氏子孙,绵延的文脉依然在他们的血液里流淌着。现年89岁的龙华老人李保添,身体矍铄。数十年来,他孜孜不倦地探寻着绳武围李氏的传奇故事,尽其所能地把散落在各种文献和田野之中的逸闻整理成文字,为后人理解龙华古村,打开一扇窗口。

  现年76岁的李福衡,多方奔走,广泛征集,编著《古今诗人颂绳武》,为弘扬龙华古村的文化,不遗余力。2018年,李福衡还荣获龙门美丽乡贤。在长者的带动下,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也开始走进龙华古村,爱上龙华古村。

  古老集市的 振兴与突围

  近年来,龙华镇积极改善乡村人居环境,为龙华村这一古老商圩的振兴与突围,创造新的条件和契机。在财政上镇政府向“乡村”倾斜,确保资金投入与人居环境整治目标任务相适应。采取上级补助资金与自身投入资金相互配合,龙华镇拿出土地出让分成的10%以上的资金,用于农村人居环境整治。

  在工作方法上,坚持每周一督查一通报一排名,督导评定工作进展。同时坚持下村宣讲,形成合力。围绕人居环境综合整治主题,倡议发动村民做好“三好一到位”工作。加大人居环境综合整治宣传力度,号召全民参与到人居环境综合整治工作中来,形成了“人人争做人居环境的宣传员、保洁员、监督员”的浓厚氛围。

  龙华村作为龙华镇镇政府所在地,积极配合镇政府,科学节俭地开展乡村绿化美化,按照先净化再绿化后美化亮化的步骤有序推进,科学谋划,合理调配。以“大地植绿,增绿有我”为主题,大规模绿化美化乡村大行动,精心种植苗木如红花继木、三角梅、满天星等20余种,围绕村道出入口、公园、广场等主要节点及边角地、空闲地、废弃地、荒山地、拆违地、庭院地等“六块地”进行见缝插绿,选择不同路段不同品种的种植方式,构建多样化、多色彩的绿化配置,实行“政府买苗,村庄种植、村民管护”的绿化管护机制,切实有效提高村庄绿化档次。这样做收到了良好的效果,村容村貌焕然一新。

  仅2019年一年时间,龙华村在绳武围对面修建了600余平方米的高质量文化广场,为村民举行文化活动提供了场地。与此同时,对村中排污管网进行了升级,村子道路全面实现沥青化和硬底化,绳武围等古建筑得到了初步的修缮及文化提升,在入村路口设置了富有文化味的标识。沿着古码头、望江街、谷行街等对原有建筑外立面进行了升级美化,道路两旁还种植了品种丰富的花卉和绿化植物,整个村子如同一座大公园。

  世代居住在龙华村,经营着百年老店的村民廖叔对此颇有感受。他说,因为龙华村街道历史比较久远,过去下雨天十分不便,有时候甚至会积水。自从排污管道升级,道路沥青化之后整个村子环境好了很多。与此同时,村子干道两旁还绘上了美丽的墙绘,上面有龙华村的各种掌故和代表的店铺、景色,廖叔的饼店也在其中。村道及周边的花草,四季常新,游客也逐渐多了起来,商铺的生意也被带动起来。

  古老的集市历经沧桑之后,开始奋力突围,并焕发出了勃勃生机。

  乡村名片

  龙华村

  龙华村地处龙华镇的中心,为镇政府的驻地,东接水口村,南接四围村,西接沙迳,省道S119线贯穿而过,比邻广河高速龙华高速出口,交通十分便利。全村总面积6.9平方公里,含水田1500亩、旱地1500亩、山地7000亩。辖上东、上西、新东、新西、沙屋、围仔、新街、新围、大埔头、牛井、螺滩、田庄12个村民小组,共398户1712人,主要姓氏为李氏。地形地貌为丘陵。2016年,获评惠州市生态示范村。2016年,村党支部获评惠州市卫生示范村。2017年,获评先进党组织。

  本版文字 曹杰

编辑:朱冰
分享到: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与今日惠州网无关。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