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庄陂头神村春秋编钟听古风文旅融合唱新戏

  200多年前,御史黄大铭从这里走进繁华京城,留下了忠诚清廉的佳话;70余年前,博东县政府在这里成立并办公,留下了艰苦奋斗的红色记忆;30多年前,一套春秋时期的青铜编钟在这里出土,为神秘缚娄古国的存在再添力证……

  这里就是博罗县公庄镇陂头神村,一个有着厚重人文底蕴而又呈现勃勃生机的村庄。近年来,陂头神村大力发展“文化+旅游”,整合了编钟广场、博东县政府旧址、下马石纪念碑及黄大铭廉政广场等人文资源,全力打造集“旅游、休闲、娱乐”于一体的文化旅游名村。

  丰富的人文历史资源,为陂头神村推进乡村振兴提供了精神给养。在这片4.13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一处处承载岁月的历史古迹历久弥新,一段段积极向上的美谈佳话经由一代又一代人口口相传,流传至今,光华灼灼。

  御史黄大铭

  铁骨铮铮,留名青史

黄大铭雕像。惠州日报记者钟畅新 摄

  陂头神村大沥村民小组的黄氏家族,以彪悍起家,以忠正留名,以孝悌传世,更是出了铁骨铮铮的一代御史黄大铭。他从罗浮山下走进繁华京城,官至江南道监御史,且备受铁齿铜牙纪晓岚赏识,成为其儿子的亲家。

  《博罗县志》记载,黄大名(铭),字营阁,公庄大树沥人(大沥村原称“大树沥”),乾隆乙酉拔贡。由七品小京官,转礼部祠祭司额外主事,擢江南道监察御史。他“居官廉介自守,绝请托,无敢干以私者。言事不务苛细,能持大体,为时所称。河间纪文达公雅重之,以女孙妻其子,后卒于官。大名(铭)世业农,独好文学,突起于畎亩中,为公庄洞文化之先导者,而廉介不苟,不可谓非豪杰之士矣。”

  短短100多字,概括了黄大铭的一生。“居官廉介自守,绝请托,无敢干以私者”是指他为官廉洁自律,对于请托一律拒绝,所以没有人敢找他“走后门”。黄大铭的这一为官品性,备受“河间纪文达公”即当时乾隆皇帝身边名儒纪晓岚赏识。纪晓岚不仅在皇帝面前推荐黄大铭,更“以女孙妻其子”,即将自己的孙女嫁给了黄大铭的儿子。就这样,黄大铭成了纪晓岚儿子的亲家。

  村民相传,黄大铭小时便被称为神童。他能言善辩,记忆力强,唐诗宋词朗朗上口。年方十三岁,他就被邻近的鹊楼村聘请为私塾先生。清乾隆三十年(1765年),黄大铭考取拔贡,入朝任七品小官。

  乾隆中期,纪晓岚主持编撰《四库全书》,随后一路擢升兵部侍郎、左都御史、礼部侍郎。受纪晓岚“雅重”的黄大铭自然连年加官封爵,从七品小官升至从五品的江南道监察御史。不过,黄大铭的仕途并非一帆风顺。据传,当黄大铭正要升官时,正逢母亲病逝,他必须回乡守孝3年。孝满3年后,这个职务却被别人占了,黄大铭只能委屈做下属。但他做事认真,很快当上了江南道监察御史。

  在清代的官职制度中,监察御史官位虽不高,却是权势颇重的官职,清廉的黄大铭自然树敌不少。有一年,朝廷命黄大铭掌管全军粮草,积囤粮食。嫉妒他的当朝武官颜谦籍此诬告其虚报粮草数量,中饱私囊。按清制,御史之权既重,但处事若有差失,惩办也极严厉。随着乾隆一声令下,黄大铭锒铛入狱。蒙冤入牢后的黄大铭为表清白与忠诚,含泪吞金而亡。

  乾隆御赐“下马石”

  彰显忠臣高风亮节

下马石。 惠州日报记者钟畅新 摄

  黄大铭死后不久,乾隆很快获悉其案实情,遂下旨为他平反,将他的遗体运回大沥村厚葬,并御赐神道碑两座。据悉,当时黄大铭棺柩回大沥村的规格很高,朝廷派遣多位官员,带领百余士兵扶柩,从京城浩荡启程,翻山越岭至博罗。棺柩所到之处,遇山开路,遇水搭桥,当地知府县令须恭迎祭拜,为其开道,务必顺利护送其棺柩回到大沥村,择地安葬。

  随着时代变迁,黄大铭墓地被毁,如今留给后人且仍存在的,是位于大沥村民小组南北的两座神道碑。这两座神道碑相距1公里,用花岗岩雕刻而成,高约丈余、宽为两尺、重达两吨,分别由两只巨大的赑屃(音bìxì,传说神兽,形状像龟)驮载。

  据传,立此神道碑时,乾隆曾下了道圣旨:凡经由大沥之士,无论官阶大小,一律文官下轿、武官下马。顾名思义,就是文武官员到此,坐轿的下轿,骑马的下马,一律得步行走过大沥村,以示尊敬。为此,当地人称两座神道碑为“下马石”。如今,历经了200多年风吹雨打的“下马石”,依旧屹立在大沥村民小组的一南一北,默默述说着忠臣黄大铭高风亮节的故事。

  青铜编钟

  春秋时期编钟出土

  力证缚娄古国存在

在陂头神村出土的春秋编钟。 惠州日报记者李燕文 摄

  岁月更迭,时间来到1984年,同是在陂头神村大沥村民小组,一套青铜编钟的出土震惊考古界。当年,村民黄来苟因为修建房屋,在江夏第附近竹林里挖土,无意中挖到一个硬物,随后他挖出一枚编钟。后来,经过考古人员的现场挖掘,一套7件完好的春秋时期青铜编钟出土。

  编钟钟面花纹为春秋时期较为流行的“勾连云雷”式和“变体蝉纹”式,钟上密集的铜乳豆显示了鲜明的南越文化特征。这套青铜编钟总重量35.45斤,最大的一个重20多斤,出土后一直存放在博罗县博物馆,1994年被认定为国家一级文物,是博罗县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也是目前省内年代最为久远、音质最好、件数最多的编钟之一。

  专家认为,编钟音质清脆,音阶准确,两面声音不同,属于春秋时期的产物。他们还认为,这7件编钟不是中原的产品,乃广东本土铸造,是“土特产”,极有可能是缚娄古国帝王宫廷用品,这也是《吕氏春秋》记载的先秦时代神秘缚娄古国存在的又一证据。同时,编钟在这里出土,与此前在博罗西部发现的战国时代编钟等一起,是“南蛮”不蛮的有力佐证,能够证明岭南存在“青铜时代”,就意味着岭南先秦时期的文明程度已经发展到相当高的水平了。

  据悉,这套编钟曾在博罗县博物馆展出,后来为妥善保护这套国宝,其被封存收藏,仅以图片展的形式展出。目前,博罗县博物馆新馆仍在建设中,有望年底交付使用,届时编钟将在新馆长期展出,市民在家门口就可一睹国宝风采,领略博罗文化的源远流长。

  红色遗迹

  博东县政府旧址见证峥嵘岁月

博东县人民政府旧址阁楼保存完好。惠州日报记者钟畅新 摄

  青铜编钟的出土,展示了陂头神村深厚的文化底蕴;而红色革命文化遗址的留存,昭示了这里不平凡的峥嵘岁月,给后人以汲取智慧、继续前行的力量。

  陂头神村下罗村民小组有座特殊的老屋,这座两层大屋占地2400平方米,精雕石门石窗,内部构造讲究。房屋整体结构属于传统客家围屋构造,整体以南北子午线为中轴,东西两边对称,主次分明,坐落有序,布局规整。房屋共由7栋围屋构成,内有天井6个、房间45间。

  这座老屋是博东县人民政府旧址。房屋始建于1943年初,原来的主人是陂头神村下罗村民小组的一位地主。1949年7月1日,博东县人民政府在公庄桔子梧桐盛成立,决定征收这座尚未完工的房屋作为临时办公场所。当时县长是曾光,副县长是张奕生。博东县人民政府设秘书科、军事科、财粮科、文教科和保卫科。辖桂东南、桂西北、中心、龙华(龙门县)、柏塘5个区人民政府和20多个乡人民政府。领导博、龙、河边区人民开展前支、抢修公路、桥梁、筹粮饷等工作。1949年10月,博罗全境解放,博东县人民政府迁往博罗县城,改称博罗县人民政府。

  步入博东县人民政府旧址,浓郁的客家人文气息扑面而来,驻足凝眸斑驳凹陷的老墙,在时光的流动中,仍能深深感受到几十年前的历史气息。煤油灯、打谷机等一件件带有乡村气息的老物件,传递着前人艰苦奋斗的精神。

  据介绍,在县政府迁走后,当时博东县人民政府旧址的房屋就被分给农民居住。直到2013年,陂头神村委会以租赁的方式收回该房屋的管理权。次年,陂头神村投入100万元用于修缮博东县人民政府旧址,让这座经历数十年风雨的老房子得以更好地保存下来。

  经过修缮,在保留客家围屋特色的同时,也尽可能还原当时的办公场景。如今,这里成为了“家门口的红色学堂”。惠州市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博罗县“第一书记”培训班等都曾把到这里参观学习作为培训的重要内容,让党员干部参观红色遗迹,接受革命精神洗礼。同时,当地还会组织党员干部、学生等前来了解革命历史,传承革命精神。近年来,陂头神村还以博东县人民政府旧址为龙头打造红色旅游,吸引了众多游客。

  乡村振兴

  擦亮文化名片,打造文旅名村

  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让“文化”成为陂头神村最闪亮的一张“名片”,也给当地的乡村振兴注入活力。近年来,陂头神村将历史古迹与乡村风情相结合,全力打造一个集旅游、休闲、娱乐于一体的文化旅游名村,推动乡村振兴驶入快车道。

  村企合作创办乡村旅游公司、农副产品专业合作社、木制品加工厂、制衣厂等,引进维也纳三好酒店,创办人民公社大饭堂……陂头神村党总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王子廷介绍,去年村集体收入60万元左右,村集体资产超过3000万元。

  要发展乡村旅游,美化村容村貌是关键一环。陂头神村斥巨资完善了基础设施建设,建设村文化广场,村内道路硬底化并拓宽,铺设休闲绿道,完善雨污分流等。同时,以大沥村民小组和陂头神村作为“美丽家园”示范点,在庭院、房前屋后等地见缝种绿,以点带面,带动人人动手全面推进“美丽庭院”创建。

  2014年起,陂头神村先后投入约165万元修缮了该村历史和红色文化旧址,包括博东县人民政府旧址、黄大铭下马石纪念碑、黄大铭廉政广场及大沥村民小组编钟公园等。同时,结合自身优势,利用编钟出土之地和博东县人民政府旧址的优势打造乡村旅游品牌。

  值得一提的是,该村打造了一条全程近6公里的骑行道,将博东县人民政府旧址、八甲广场、下马石、编钟广场等人文景点串联起来,让游客在骑行中既能近距离接触大自然,还能感受当地厚重的人文历史。

  2015年以来,该村以村企共建的形式成立旅游公司,开发乡村旅游资源,打造集饮食、土特产销售、旅游住宿于一体的精品农家乐,建设集储茶、品茶、展销、参观于一体的茶叶仓库,打造占地500亩的休闲农业田园庄园等。经过多年的发展,陂头神村以文化为特色,将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相结合,为乡村振兴注入新动力。近年来,该村成功获评广东省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示范点、博罗县五星级名村、博罗县十大最美乡村等荣誉称号。

  岁月沉淀历史的厚重,活力昭示乡村的生机。行走在陂头神村,赏心悦目的自然生态环境,氤氲深厚的人文历史气息,让人不禁沉醉其间。溯古望今,如今的陂头神村,乡村旅游人气爆棚,乡村振兴活力迸发,她正大步向前,续写砥砺奋进的崭新篇章!

  延伸阅读

  村名带“神”字,源自刘公

  放眼惠州,以“神”字命名的村庄难得一见,而陂头神村就是少有的一个。相传,陂头神村名字的来由与“刘公”有关。这位刘公没有得道升仙的故事,却备受陂头神历代村民景仰。

  刘公名刘智,江西人,明代洪武年间在博罗为官,为人正直,体恤民情。刘智上任不久,出巡来到公庄,此时正值大旱,百亩良田无水可浇,禾苗枯黄,村民欲哭无泪。刘智召集各方商议,在公庄河上游修筑一座拦河坝,引水灌田,大小渠道纵横交织,河水源源不断地流向田间,给人们带来丰收。当地名为八甲方,他于是称这座水坝为八甲陂。从此,八甲陂成为陂头神村等八甲地区农业灌溉水源。600多年后,当地依旧靠八甲陂灌溉农田。

  清同治十年(1871年),为了纪念刘智,八甲人民自发组织起来为他建坛设碑,他的雕像纪念碑设在陂头神村良田中,雕像两侧还有两块石碑讲述刘公为官经历。这两块石碑一度被拿来当作铺路石,后来被村民找回,重新立在新建的刘公庙两侧。

  在当地人看来,刘公是八甲陂头之神,因而刘公庙所在地被称为陂头神,陂头神村的村名由此而来。为纪念刘智,当地人实行5年打一小蘸,10年打一大蘸的纪念活动,纪念刘公为官清正、造福地方的为民情怀。

  统筹 惠州日报记者李燕文

  采写 惠州日报记者朱丽婷

  李燕文 贺小山

  通讯员梁伟光

编辑:朱冰
分享到:
分享到:

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与今日惠州网无关。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