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十速⑩丨这是一串幸福的密码…

[报料热线] 2831000

  创新社会治理体系、实现社会治理能力现代化是城市有序发展、人民安居乐业的重要保障。近年来,惠州创新基层社会治理,加快推进城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打造了一批在全省、全国有影响的工作亮点品牌,连续三次荣获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优秀市荣誉称号,成功夺取全国综治领域最高荣誉“长安杯”,逐步探索出具有惠州特色的基层治理模式。

  12月25日《惠州日报》“学习贯彻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构建新发展格局 推动高质量发展·问策部门行”社会治理篇版面拼图。制图:徐思雁

     小网格撬动大治理,惠州打造市域社会治理新高地

  网格是市域社会治理的最基本单元,是市域社会治理的“神经末梢”。从改善社会治理的角度看,网格治理方式能够更加精准地运用社会治理要素,有利于消除治理的“死角”和“盲区”,进一步推进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向基层放权赋能,加强城乡社区治理和服务体系建设,减轻基层特别是村级组织负担,加强基层社会治理队伍建设,构建网格化管理、精细化服务、信息化支撑、开放共享的基层管理服务平台。

  目前我市共划分基础网格5344个,5000多名网格员助力社会治理。

  近年来,惠州各县(区)在网格治理的探索实践中,因地制宜、大胆创新,积累了很多成功经验,堪称百花争艳、硕果累累。

  一流的城市要以一流的治理来保障。在“双区驱动”的背景下,作为粤港澳大湾区重要节点城市,当前的惠州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一流的平安稳定环境。惠州该如何大胆创新创造,发挥网格治理最大效能,打造市域社会治理新高地?值得期待。

  (相关阅读:小网格撬动大治理,惠州怎样打造市域社会治理新高地)

  共建共治共享,社会力量深度参与治理

  在社会治理中,社会既是主体也是客体,二者共同构成社会治理的完整涵义。在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过程中,要把“社会”摆在社会治理的重要位置,发挥社会力量的重要作用。

  当今社会,利益主体多元多样、阶层分流分化趋势日趋明显,寻求更多积极、理性的力量参与到社会治理中来,不仅能吸纳民智、完善决策,也能凝聚民心、加强互动,使政府、市场和社会在多向维度上得到最大程度发育与发挥。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完善社会治理体系,健全党组织领导的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城乡基层治理体系,完善基层民主协商制度,实现政府治理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发挥群团组织和社会组织在社会治理中的作用,畅通和规范市场主体、新社会阶层、社会工作者和志愿者等参与社会治理的途径。

  面对疫情,我市志愿者积极奔走抗疫一线。这是志愿者帮助农户收割红葱。 惠州日报记者张艺明 摄

  近年来,惠州不断探索创新,积极推动协同共治规范化、常态化,充分激发社会组织活力,鼓励社会力量参与社会治理,在化解矛盾纠纷、提供公共服务、参与慈善事业等方面发挥积极作用。但仍然存在社会力量的主体权责不明、监管主体和机制不顺畅、外部协同机制与平台建设滞后等问题。

  在国家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惠州加快建设国内一流城市的背景下,如何推动更多社会力量由“旁观者”向“参与者、助力者”转变,促进政府力量与社会力量资源共享、优势互补,建设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享有的社会治理共同体?这是惠州以高效能治理推进高质量发展的一道必答题。

  (相关阅读:共建共治共享,社会力量深度参与治理的密码在哪)

  拉高幸福指数,老旧小区改造放大“惠民空间”

  在惠州城区里,常常能看到一座座CBD高楼大厦,繁花似锦、高端大气;但辗转一圈,不远处可能就是成片旧区,墙面斑驳、线网密布。这是惠州这座城市近年来面临的现实困境:老城区如何跟上时代发展,“老居民”如何过上“新生活”?

  城市更新是城市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要求,老旧小区改造是城市更新的重要内容。调研显示,惠州市老旧小区中群众改造意愿强烈又符合改造条件的达200多个。

  老旧小区改造,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一项社会治理工程。然而,惠州老旧小区存在的问题集中而复杂,小区设施陈旧、配套不齐,可谓“先天不足”;外来人口多、环境脏乱差,管理上又“后天缺失”,怎样寻找社会治理突破口?

  改造后的麦迪新村为居民生活休闲提供了更多便利。

  老旧小区改造不能仅仅停留在“颜值”的美化阶段,还要注重老旧小区“内涵”的提升,结合社会治理创新同步进行。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完善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制度,扎实推动共同富裕,不断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全面进步。

  作为粤港澳大湾区重要节点城市,惠州应该以老旧小区改造为切入口,在提升城市品质、打造真正的“惠民空间”的同时,把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制度坚持好、完善好,不断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提升社会治理现代化水平,让居民过上更加幸福的生活。

  (相关阅读:拉高幸福指数,老旧小区改造如何放大“惠民空间”)

  部门表态

  市委政法委

  打好治理“智能化”底板,建立运行良好的网格治理机制

  市委政法委相关负责人介绍,去年以来,我市针对市域社会治理工作开展了多层次、全类型、广覆盖的调研活动,联合清华大学、惠州学院组成了5个调研组,在全市选择具有代表性的8个村(社区),开展为期一个月的田野调查,获取了村居治理宝贵的“第一手”资料,梳理总结了我市社会治理探索历程和工作成效,找差距、找短板、找不足,进一步厘清了治理思路和路径。

  创新基层社会治理,激发动力、汇聚合力、展现魅力,实现与国内一流城市相匹配的社会治理,是一项系统性基础工程。推行网格治理,以“小网格”撬动社会治理,需要各级各部门和全社会合力完成。

  下一步,市委政法委将坚持问题导向,进一步督导县(区)优化固化网格,系统构建网格治理体系。做实市、县(区)、镇(街)三级综治中心,重点结合此次镇(街)机构改革,实化镇(街)综治中心运作。构建贯通市、县(区)、镇(街)、村(社区)四级综治中心(站)和综合网格的五级治理责任体系。整合组织、执法、管理、服务功能,科学划定基础网格、专业网格,织密线上网格,实现全域覆盖、“多网合一”的“综合网格”格局,尽快打好治理“智能化”底板,建立运行良好的网格治理机制。

  市民政局

  根据社区群众意愿每年改造一批老旧小区

  市民政局负责人表示,市民政局将继续按照“政府主导、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民主协商”的思路,全力推进“惠民空间”老旧小区微改造项目,把资源、服务、管理放到基层,不断提升基层社会治理水平,增强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通过进一步深入开展调研,摸清我市老旧小区情况,针对不同类型社区特点、特色,因地制宜,加强分类指导,推进微改造项目。微改造项目交付使用后,将引入专业社工机构,在基层党组织的领导下,发挥社工专业优势,推进开展社区、社会组织、社工“三社联动”服务,积极营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

  市住建局

  探索“3+1”治理结构将矛盾化解在萌芽阶段

  市住建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该局将加快推进《惠州市物业管理条例》立法工作,修订完善业主委员会、前期物业招投标、维修资金、物业信用管理等配套政策法规,形成更加符合我市物业管理实际的政策法规体系。同时,进一步规范业主委员会成立及运作;突出政府在小区自治管理中的主导作用,对于条件成熟的小区业主委员会设立党的基层组织;修订完善相关制度,理顺物业服务企业与开发企业和业主委员会的关系;引进第三方监督机制,明确业主委员会及其成员的权责;推动业主委员会运作步入规范化轨道,在小区建设和管理中的作用得到充分发挥。

  市农业农村局

  建立健全多部门协调推进的乡村治理机制

  市农业农村局有关负责人表示,该局将继续贯彻落实好中央和省关于加强和改进乡村治理的工作部署,发挥牵头抓总功能,组织好各乡村治理成员单位和县区合力推进乡村治理工作,重点抓好我市的5个示范镇、50个示范村的示范创建活动,总结宣传示范村镇经验做法,展示示范村镇风采,打造乡村治理先进样板。

  智库观察

  林江(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老旧小区改造应探索创新商业模式

  林江认为,老旧小区改造的过程是释放经济能量的过程,这个过程可以带动装饰装修、家电更新等行业发展,同时也可以带动智能化小区的建设,让小区的物业管理、交通管理实现智能化、数字化,从而提高生活品质。

  惠州老旧小区改造工作主要集中在惠城区,而惠城区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中心区,有着丰富的历史内涵。林江建议,可以对老旧小区进行有机更新,模仿威尼斯老城区,通过政府引导商业投入,从而形成老旧小区改造的共享经济模式。在商业盈利后,又可反哺老旧小区建设和后续管理。同时,老旧小区改造的商业模式可以随着形势及小区居民的实际需要不断创新。

  周巍(惠州学院政法学院副院长、惠州学院社会治理研究与评估中心主任):

  突出智慧治理,提高社会治理效率

  市域社会治理是国家治理的重要基石。当前,惠州也正在开展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探索。

  “推进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一定要坚持党建引领。”周巍说,城市人口结构多元、利益主体多样,只有坚持党的领导,才能统筹兼顾不同部门、不同行业、不同群体之间的利益关系,才能更好整合各方资源,公平公正、务实高效处理社会事务。

  当前5G、人工智能、大数据等科学技术的发展正在影响和改变人们的生活。周巍认为,社会治理要突出智慧治理,促进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现代科技与市域社会治理深度融合,打造社会治理智能工作体系,提高社会治理运行效率。

  网格是市域社会治理的最基本单元。周巍建议,惠州应进一步探索推行全科网格化基层社会治理,进一步厘清政府与社区的职责边界,梳理社区事务,剥离不合理的行政审批、行政监管、政务服务等政府事务。

  “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还要完善民主协商体制,强化公众参与。”周巍说,社会治理要坚持目标导向,整合各方力量,充分调动社会主体参与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让多元主体之间良性互动、各司其职、优势互补、齐抓共管,最终形成政府与社会携手创造安定有序、充满活力的合作共治模式。

  宫衍岭(惠州市社会工作者协会会长):

  社工应提升服务能力深度参与社会治理

  目前,惠州累计持社工证人数达6184人,从事社工行业近1300人,主要活跃在社区、扶贫救助、儿童保护、养老、家庭权益保障、社区矫正、禁毒等领域,开展社区便民服务、心理支持辅导、社区资源优化配置、特殊困难群体帮扶、解决社区公共问题、促进社区发展、社区矫正等服务工作。

  宫衍岭认为,社工作为基层社会治理的新生力量,面对日益多元化的社会服务需求,应全方位提升自身能力,提高服务质量,深度参与社会治理。

  提升社工服务能力,首先要加强思想建设,加深对“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等社会治理体制理解,提升职业道德素养。其次,要建立多层次的社工继续教育体系,细化市、县(区)民政等相关部门、社工机构的继续教育分工、职责、培训管理等工作,形成专业能力培训体系。第三,要加强社工督导支持系统,注重“师徒式”陪伴教育工作方法。最后,要搭建社工朋辈之间的交流平台,共同学习进步,共同提升参与社会治理的能力及素质。

  总策划:蒋勤国

  总统筹:王昆发 张锦坤 于泽 李朝荣

  协调:李建国 张旭华 谢超平 盘科 廖桂旭

  采写:香金群 骆国红 王开尧 罗建辉 赵学敏 欧阳成 游璇钰 邱若蓉

  海报:吴志云 徐思雁

  图片:惠州报业传媒集团东江图片社

分享到:
上一篇:
编辑:任己章
分享到:
  • 今日惠州网微信
  • 惠州发布微信
  • 惠州文明网微信
  • 惠州头条APP

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与今日惠州网无关。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