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俊:广东要打造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重要节点

  在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中,广东将扮演何种角色、发挥怎样的作用?围绕这些问题,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经济贸易学院副院长王俊教授近日接受了南方日报记者专访。他表示,广东经济参与全球化程度高,内需市场规模大、潜力足,有望成为国内国际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中的重要节点,并发挥战略枢纽作用。

  战略之变

  基于内需的经济全球化战略

  南方日报:中国经济从改革开放初期主动参与国际大循环,到目前调整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这是否意味着我国经济的主战场正在发生根本性改变?这将产生哪些深远影响?

  王俊:中央提出,要推动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我的理解是,这是一个基于内需的经济全球化战略,即由过去利用西方市场转向利用中国内需进行全球化。这意味着我国经济工作重心发生了变化,经济主战场也发生了改变。

  首先,我们要认识到双循环新发展格局是包括了国内和国际两个循环,两者缺一不可、相得益彰。双循环不是不要国外市场,更不是封闭起来搞自己的经济循环,而是要在继续参与国际竞争的前提下,让国内市场在资源配置和经济成长中起决定性作用,不仅要以国内大市场体系循环代替“两头在外、大进大出”的单循环格局,而且要让国内市场与国际市场连接起来,以国内市场发展和壮大,促进和带动国内企业参与国际市场循环。

  所以,我们要统筹好国内国际两个大局,推动国内国际两种资源、两个市场的新战略布局。这就要求我们挖掘和释放国内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和内需潜力,以国内市场效应作为国内经济循环和国际经济循环的连接“桥梁”。

  同时,要构建以我为主的产业链和现代产业体系,统一的超大规模的内需市场和成熟的现代产业体系,是我们双循环畅通的重要抓手。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越畅通,国民经济的韧性和抗风险能力也就越强,为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新动力。

  开放之变

  从市场开放到制度开放

  南方日报:在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下,我国对外开放会有哪些新的特点?

  王俊: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最初的开放主要是产品市场和要素市场的对外开放,允许从国外进口产品,同时向外资开放。在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下,我国的开放要从原来的市场开放向制度性开放转变。这是最根本的区别。

  过去我们主要是融入国际大循环,被动接受WTO等国际组织的规则,遵守国际已有的游戏规则。随着中国逐步发展起来,我们的开放就不再仅仅是被动去接受外界规则,我们要开始参与国际规则变革和制定。

  以内循环为主体的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实际上是一个基于内需的经济全球化战略,要发挥和利用超大规模的国内市场优势,连接国内国际两个市场、用好国内国际两种资源。因此,我们要推动更大幅度、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打造一流的国际化法治化营商环境,继续主动对接国际高端要素,比如创新性人才、优质资本,吸引其扎根中国,服务我国高质量发展。

  循环之基

  消费市场规模占全国超十分之一

  南方日报:广东在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中将扮演怎样的角色、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王俊:毫无疑问,广东在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中将发挥重要作用。

  首先,广东是经济大省,2019年GDP已过10万亿元,是中国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广东还是外贸大省,经济与国际接轨较深、国际化程度较高。

  其次,广东是消费大省。2019年,广东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4.2万亿元,同比增长8.0%,占全国比重超过十分之一,消费增速快于GDP增速和居民收入增速。这说明,广东拥有一个很有潜力的内需市场。

  广东近年来一直在打造国际化法治化营商环境,以广州深圳龙头城市为引领,营商环境不断改善优化。加之市场经济培育较早,民营经济比较发达。这些是广东市场充满活力的重要原因。

  在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中,充满活力和潜力的广东经济是国内大循环的重要组成部分。

  从我国区域经济版图来看,粤港澳大湾区、京津冀、长三角、成渝地区等是经济重镇,其中,广东及粤港澳大湾区有望打造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重要节点,广州、深圳可培育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重要节点城市。

  这是基于以下两个方面的判断:第一,广东是连通国内国际市场的重要节点,既是外贸大省,深度参与国际市场,又拥有颇具规模的内需市场。第二,粤港澳大湾区是现代服务业高度集聚的区域,尤其是服务贸易发达,能够成为连通和服务国内国际双循环的重要战略枢纽。

  应对之策

  重点打造一批优势产业集群

  南方日报:广东要在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中担当起重要节点的作用,该怎么做呢?

  王俊:在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下,广东经济要进行深度调整和变革。首先,要重点打造一批优势产业集群,它们是参与双循环的领头羊。我留意到,今年广东省政府出台了文件,提出要重点培育发展十大战略性支柱产业集群和十大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思路,这些产业集群是广东的重要抓手。

  广东要对优势产业集群进行充分梳理,要构建起以我主的产业链,关键是找出重点企业、龙头企业,就是我们所说的“链主”企业,对它们进行重点关注和扶持。一旦构建起以广东优势企业为主导的区域性产业链,广东抗击外部波动和风险的韧劲和能力就会大大提升。

  第二,要抓住数字化经济,实现数字化转型。疫情对全球经济带来很大冲击,但也为数字经济发展带来了机遇。“互联网+”数字经济的本质在于互联网与国民经济中各产业部门的嵌套、融合,重塑整个产业链上下游生态。

  第三,调整产品结构,深耕国内市场。可以预见,国内市场的重要性将会不断提升。广东很多企业在国际市场上游刃有余,产品很有竞争力。在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下,广东企业的产品结构和经营策略就得进行适当调整,要与国内市场相匹配,有时甚至需要引领国内消费升级。

  经过改革开放40多年的长足发展,10万亿元规模的广东经济基础雄厚,产业发展完备,市场活力充沛,但在新形势下要加快转型,继续大力推动创新发展,才能在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中抢占有利地位、形成新的优势。

  南方日报记者 黄应来

  出品:南方经济智库

编辑:任己章
分享到:
上一篇:
分享到:

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与今日惠州网无关。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