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无限好 白发多潮人

2015-10-20 09:26:00 稿源:惠州日报
字号:TT
[报料热线] 2239110/18898898855

陈见仁在演奏萨克斯风。本报记者程秋伊 摄

  陈见仁在演奏萨克斯风。本报记者程秋伊 摄

  练勤功通过微信与同学交流英语学习心得。 本报记者黄 珊 摄

  练勤功通过微信与同学交流英语学习心得。 本报记者黄 珊 摄

  享受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不再是老人安享晚年生活的唯一形式。如今,我们身边越来越多的银发族充满活力,以更加开放、热情的态度拥抱生活,让自己的晚年过得有声有色,展现出异常绚丽的夕阳风采。人们由衷地发出感叹:瞧,这些老头老太太真潮!

  张秀兰62岁 单位退休人员

  用微信呼朋唤友跳广场舞

  一身颜色艳丽的服饰、一张笑盈盈的脸,丝毫看不出岁月在62岁的张秀兰身上留下的痕迹。1993年,张秀兰作为随军家属与丈夫、一双儿女一起来到惠州安家。人生地不熟,张秀兰便想着在小区通过跳健身舞来多认识些朋友。开始时,她通过电视节目自学舞蹈,时不时就到小区广场跳上一段;渐渐地,有了三三两两的大妈跟着她一块儿跳;最后,她们这个团队发展到一百多人……时年40多岁的张秀兰便成了这群广场舞大妈的“领头羊”。

  “我老公说我可以不吃饭、不睡觉,就是不能不跳舞。”张秀兰笑呵呵地说,跳广场舞让她跳出了活力、跳出了团结,她还曾带队把舞蹈跳进文化广场、跳进福利院、跳上全国舞台,这让她深感荣耀和自豪。2011年3月,张秀兰带队参加“武德杯”香港第九届国际武术节腰鼓舞蹈比赛,夺得金奖;2012年12月,她代表我市参加广东省老体协举办的秧歌腰鼓大赛,夺得一等奖。

  “我们跳的广场舞其实内容很广泛,有扇子舞、腰鼓舞还有街舞!”一说起跳舞,张秀兰就眉飞色舞起来,讲得不过瘾了,她还会从随身挎的包里翻出扩音机,放上一首曲子,边比划边说。她笑称自己的挎包是“百宝袋”,扩音机、舞扇、手绢、音乐U盘、自拍神器一应俱全。

  为了让舞蹈编排更时尚、好看,张秀兰还经常到网上查找最新的舞蹈视频,下载当下流行音乐,刻录成光碟,与大家一块儿学习。此外,最近她还迷上了微信。“以前约大家出来练舞需要一个个打电话,特别麻烦。现在要出来活动,只需要在群里一喊就行。”张秀兰说自己一直以来都是以一种特别开放的心态面对新事物,学习使用智能手机、微信等新玩意,受用无穷。

  魏冰65岁 退休工人

  坚持每周打排球也玩iPad

  在不少人的印象中,在排球场上叱咤风云是年轻人的专利,但对于一位65岁“潮奶奶”来说,打排球不单是她年轻时的追求,还是她现在每周风雨无阻必须进行的一项运动。这位“潮奶奶”名叫魏冰。

  “年轻时我是学校排球校队的运动员。”魏冰告诉记者,从年轻时她就喜欢打排球,也因为喜爱,现在仍然坚持每周打一到两次排球。“现在年纪大了,体力不如从前,但是因为经常打球,我的身体比很多年轻人还好。”魏冰“秀”出手臂上的肌肉说。

  就像打牌需要“牌搭子”一样,打球也需要“球搭子”。排球是一项集体运动,为了能更愉快地打排球,魏冰和一群志同道合的排球“小伙伴”一起,组成了一支约30人的球队,每周约在一起打球,一打就是一个下午。

  老人更适合较为温和、缓慢的运动,比如打太极拳?对于这种说法,魏冰觉得有些 “过时”。“有人劝我要服老,不要因为运动摔坏了骨头,但我觉得运动本来就是强身健体的,更何况排球是我的爱好,我不认为年纪大了就要放弃它。”魏冰说,“我觉得这样活动活动手脚,比老坐在家里看电视、打麻将好多了。我真的觉得自己挺‘潮’的,别看我老了,其实我也是个‘低头族’,有时候在家我也用iPad玩游戏”。

  陈见仁77岁 退休教师

  年逾古稀执意学萨克斯风

  《松花江上》、《我心永恒》、《天路》……一位花白头发的老人坐在长椅上,拿着萨克斯风,吹奏出一曲曲动人的旋律。年逾古稀的陈见仁看起来只有60来岁,说话时候声音洪亮,总是伴随着笑容。

  “你看,这是我表演时拍的照片。”陈见仁向记者展示的照片中,他或吹萨克斯风,或说快板,或跳舞唱歌,真可谓多才多艺。这些才艺不少是他退休后才开辟的新爱好。

  为什么选择学习萨克斯风,而不是其他乐器?“学萨克斯风是因为不满足。”对于记者的疑问,陈见仁说:“4年前,学习葫芦丝的我遇到了瓶颈,因为葫芦丝本身的限制,好多歌曲都吹不了,所以才转去学萨克斯风。”

  现在,陈见仁每周都在市老年大学上一堂萨克斯风课,平时还带着萨克斯风到公益活动场合义务表演。

  谈话间隙,陈见仁不时把一块小竹片模样的东西含在嘴里,还解释说:“这是簧片,要把它放在嘴里让它湿润,吹奏时才不会有怪音”。

  练勤功83岁劳动局退休职工

  用英文贺惠州“申名”成功

  练勤功1992年刚退休的几年里只是在家弄弄花草、养养鱼。直到2003年上老年大学,他才给自己的晚年生活开辟了一番新天地。在老年大学里,练勤功报读了剪纸班、工笔画班、农民画班、英语班。在他看来,自己曾经兢兢业业地工作,广泛的兴趣爱好没有得到很好培养,退休后要来一次“大爆发”。

  谈到学习英语的初衷,练勤功说是源于2000年时在国外遭遇的尴尬。2000年,他和老伴一起前往加拿大,打算去已经移民至温哥华的儿子家小住一段日子。在温哥华的这一个多月里,两老的日子过得并不十分顺畅,出门去个超市,不晓得怎么购物,想要搭乘交通工具,又不认得地方。最尴尬的是,有时候小孙子不经意用英语同他们说些什么,他们也听不明白。此番旅行回来后,练勤功便发奋学英语。

  2003年上老年大学以来,练勤功的英文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如今碰到什么事情,看到什么景物,他都会自然而然地想用英语如何表达。前两天,得知惠州获批成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他也忍不住内心的激动,用英文在朋友圈里广而告之。

  本组文字 统筹 本报记者黄 珊采写本报记者黄 珊 程秋伊

相关新闻

编辑:小丽
分享到:
  • 今日惠州网微信
  • 惠州发布微信
  • 惠州文明网微信

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与今日惠州网无关。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